Posts Tagged: 伊朗

一个关于兔子的实验 | 评《白兔子,红兔子》

这个演出在我看戏的经验中是非常特殊的。一出戏的出发点可能有很多个,但以形式为先的却占少数。形式的特殊,决定了这个演出的与众不同。我们当然可以把它称之为剧场作品,但很难把它称之为戏剧,因为它不是以剧情、对白或其他的什么来主导,也不全由编剧或导演来带领观众的思维(这个戏根本就没有导演),而是将很大部分决定权交给了在场的各位……说到底,这个形式到底是如何?

Advertisements

一个关于兔子的实验 | 评《白兔子,红兔子》

这个演出在我看戏的经验中是非常特殊的。一出戏的出发点可能有很多个,但以形式为先的却占少数。形式的特殊,决定了这个演出的与众不同。我们当然可以把它称之为剧场作品,但很难把它称之为戏剧,因为它不是以剧情、对白或其他的什么来主导,也不全由编剧或导演来带领观众的思维(这个戏根本就没有导演),而是将很大部分决定权交给了在场的各位……说到底,这个形式到底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