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华文小剧场节2014

水往上流之重返生活 | 评《水往上流》

這個故事裡的每一份參與,燈光,音聲,舞台,和戲劇行動,都在劇場「量杯」裡,被劉曉義攪和在一起,他要這些身處於劇場空間裡的每一人,每一樣事物,陪他一起見證那攪和出來產生了「什麼」,而那個「什麼」就是他要質疑的事物。

水往上流之重返生活 | 评《水往上流》

這個故事裡的每一份參與,燈光,音聲,舞台,和戲劇行動,都在劇場「量杯」裡,被劉曉義攪和在一起,他要這些身處於劇場空間裡的每一人,每一樣事物,陪他一起見證那攪和出來產生了「什麼」,而那個「什麼」就是他要質疑的事物。

一个演员在舞台上可以演多少人? 浅议《耳背上的印记》中的身份转换与表演

如果说关于台湾外省人的身份探讨,或者说是演员自身对于“我是谁”这一个体身份认同危机议题的思索是全剧的核心的话,那么以独角戏为演出基本形态,流水般地运用“角色/叙述者/演员本身”三者的身份转换模式以表现剧情的方式本身就已经恰如其分地暗示了这一严肃议题。

一个演员在舞台上可以演多少人? 浅议《耳背上的印记》中的身份转换与表演

如果说关于台湾外省人的身份探讨,或者说是演员自身对于“我是谁”这一个体身份认同危机议题的思索是全剧的核心的话,那么以独角戏为演出基本形态,流水般地运用“角色/叙述者/演员本身”三者的身份转换模式以表现剧情的方式本身就已经恰如其分地暗示了这一严肃议题。

一场这个与那个的演出 | 评《水往上流》

创作团队以做决定时“要”和“不要”的二元关系为起点,延伸到演出里各种元素的设计,由浅入深地引导观众进入剧场里的世界,探索艺术工作者和观众自己内心曾经或依然存在的挣扎与坚持。

一场这个与那个的演出 | 评《水往上流》

创作团队以做决定时“要”和“不要”的二元关系为起点,延伸到演出里各种元素的设计,由浅入深地引导观众进入剧场里的世界,探索艺术工作者和观众自己内心曾经或依然存在的挣扎与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