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华艺节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所有的红都是黑 | 评 《麦克白》

黄盈工作室在《麦克白》中做出了很好的示范,挖掘了原著中与现代人情感相通的部分,以创新、现代、幽默的视觉元素,将传统西方的剧本与现代东方的生活联结起来,达到既挥洒又克制的改编效果。尽管黄盈在场刊中坦言,剧中许多地方或许不同于大家对《麦克白》的理解,但我认为,直面大师是这个浮躁时代中的踏实勇气,颠覆也是一种敬意。

所有的红都是黑 | 评 《麦克白》

黄盈工作室在《麦克白》中做出了很好的示范,挖掘了原著中与现代人情感相通的部分,以创新、现代、幽默的视觉元素,将传统西方的剧本与现代东方的生活联结起来,达到既挥洒又克制的改编效果。尽管黄盈在场刊中坦言,剧中许多地方或许不同于大家对《麦克白》的理解,但我认为,直面大师是这个浮躁时代中的踏实勇气,颠覆也是一种敬意。

人与机器的存在博弈 | 评《黄翊与库卡》

有趣的一件事是,当库卡把摄影机照向观众时,很多观众站起来大幅度的挥手,以求能在屏幕上看到自己。我在这时有了更深的体会。萨特大概没有意料到,时代发展至今,所谓“地狱”早已不仅仅是逐个的“他人”,“目光”早已成了集中营。

人与机器的存在博弈 | 评《黄翊与库卡》

有趣的一件事是,当库卡把摄影机照向观众时,很多观众站起来大幅度的挥手,以求能在屏幕上看到自己。我在这时有了更深的体会。萨特大概没有意料到,时代发展至今,所谓“地狱”早已不仅仅是逐个的“他人”,“目光”早已成了集中营。

古典的诗意,都市的乡愁 | 评《稻禾》

在城市出生,在城市长大,生活在新加坡这么一个高度城市化,生活方式单一的国家,农业几乎不存在,更没有“稻耕文化”,稻田是遥远而虚幻的。而就像林怀民说的,人与大自然的互动是普世的乡愁,我想《稻禾》勾起了都会人的这种“乡愁”。

古典的诗意,都市的乡愁 | 评《稻禾》

在城市出生,在城市长大,生活在新加坡这么一个高度城市化,生活方式单一的国家,农业几乎不存在,更没有“稻耕文化”,稻田是遥远而虚幻的。而就像林怀民说的,人与大自然的互动是普世的乡愁,我想《稻禾》勾起了都会人的这种“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