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华艺节2018

我们从地下停车场开始 | 评《爱因与斯坦》

虽然我们被赋予很大的实体和想象的空间,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感觉到空间开始萎缩。当我发现能走的地方都差不多走完了,发现这个转角那根柱子都已经看过不止一次了,时间的推进开始挤压我的想象空间。最后大家都被时间和空间“推”回到原来的集合点,一切又好像归零了。此时大家渐渐散去。我们从一个集体被拆解成一个个的个体。

Advertisements

我们从地下停车场开始 | 评《爱因与斯坦》

虽然我们被赋予很大的实体和想象的空间,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感觉到空间开始萎缩。当我发现能走的地方都差不多走完了,发现这个转角那根柱子都已经看过不止一次了,时间的推进开始挤压我的想象空间。最后大家都被时间和空间“推”回到原来的集合点,一切又好像归零了。此时大家渐渐散去。我们从一个集体被拆解成一个个的个体。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评《爱因与斯坦》

2017年,《爱因与斯坦》导演刘晓义独自走在滨海艺术中心的B2停车场,发现这个空间“异常压抑、极度孤独”;2018年,他在《给爱因斯坦的33个问题》中的第17题,问道:“当你感到孤独时,你怎么办?”2018年,致力于剧场实验的艺术家刘晓义问科学家爱因斯坦:“如果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那么这就不叫研究了对吗?”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评《爱因与斯坦》

2017年,《爱因与斯坦》导演刘晓义独自走在滨海艺术中心的B2停车场,发现这个空间“异常压抑、极度孤独”;2018年,他在《给爱因斯坦的33个问题》中的第17题,问道:“当你感到孤独时,你怎么办?”2018年,致力于剧场实验的艺术家刘晓义问科学家爱因斯坦:“如果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那么这就不叫研究了对吗?”

剧场内的Wi-Fi | 评《血与玫瑰乐队》

演出用了一连串当下流行的元素去建构一个与现场观众最贴近的场域去诉说历史故事,看似把权贵塑造得平易近人,但是,在我看来,它其实制造了一个假象。舞台(包括政治舞台)上那些王公贵族以及当权者的关系、纠葛、斗争,其实跟我们普罗大众老百姓没有多大关系。面对权贵的争斗,我们有的只是无力感。

剧场内的Wi-Fi | 评《血与玫瑰乐队》

演出用了一连串当下流行的元素去建构一个与现场观众最贴近的场域去诉说历史故事,看似把权贵塑造得平易近人,但是,在我看来,它其实制造了一个假象。舞台(包括政治舞台)上那些王公贵族以及当权者的关系、纠葛、斗争,其实跟我们普罗大众老百姓没有多大关系。面对权贵的争斗,我们有的只是无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