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实践剧场

平淡无奇的反义词,是什么?| 评 《平淡无奇》

然而,当痛苦扭曲怪异被一一放大展示,用力的情绪欲望暴露无遗,隔阂感却并未消失。这一幕似乎是个警示,站在平淡无奇的日常背面,有时想发出用力的呐喊,渴望激烈的际遇注入勃勃生机,或许是徒劳无功的。这种“离奇”亦是难被消化的“无奇”。生活的常态是难以言喻又无比真诚的孤独。

平淡无奇的反义词,是什么?| 评 《平淡无奇》

然而,当痛苦扭曲怪异被一一放大展示,用力的情绪欲望暴露无遗,隔阂感却并未消失。这一幕似乎是个警示,站在平淡无奇的日常背面,有时想发出用力的呐喊,渴望激烈的际遇注入勃勃生机,或许是徒劳无功的。这种“离奇”亦是难被消化的“无奇”。生活的常态是难以言喻又无比真诚的孤独。

在四马路的表面底下 | 评《四马路》

在缤纷有趣的外表之下,我发现《四马路》的整体空间结构是凌散的,故事与故事之间似乎没有特定剧情逻辑、时间顺序或空间上的连接。从实践剧场的黑箱剧场开始,穿过巷子,上楼,下楼,又上楼,下楼。我们的行走路线有往前,也有回头,还有交错。这些路线把四马路的空间划开成多个块状,似乎呈现着一种空间断裂的状态。

在四马路的表面底下 | 评《四马路》

在缤纷有趣的外表之下,我发现《四马路》的整体空间结构是凌散的,故事与故事之间似乎没有特定剧情逻辑、时间顺序或空间上的连接。从实践剧场的黑箱剧场开始,穿过巷子,上楼,下楼,又上楼,下楼。我们的行走路线有往前,也有回头,还有交错。这些路线把四马路的空间划开成多个块状,似乎呈现着一种空间断裂的状态。

游戏中有乾坤|评《老九:音乐剧》

老九是个聪明机灵的少年,他有颗顽童式的心,向往孙悟空式的自由和无拘无束。他身上贪玩与幽默的特性成为老九对僵化价值判断的一种反叛。这种顽童式的性格与音乐剧的热闹狂欢气质正相得益彰。老九学掌中戏,是否将它作为艺术,是否为此奉献终生,并无定论。如果他只是想要玩乐,可以吗?他只是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可以吗?

游戏中有乾坤|评《老九:音乐剧》

老九是个聪明机灵的少年,他有颗顽童式的心,向往孙悟空式的自由和无拘无束。他身上贪玩与幽默的特性成为老九对僵化价值判断的一种反叛。这种顽童式的性格与音乐剧的热闹狂欢气质正相得益彰。老九学掌中戏,是否将它作为艺术,是否为此奉献终生,并无定论。如果他只是想要玩乐,可以吗?他只是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可以吗?

来,请坐…… | 评《一桌二椅实验系列》

一桌二椅,有人说它是游戏规则,有人说它是传统形式的现代诠释,有人说它是传统与当代的对话…… 我说,它其实还可以是一个客厅。

来,请坐…… | 评《一桌二椅实验系列》

一桌二椅,有人说它是游戏规则,有人说它是传统形式的现代诠释,有人说它是传统与当代的对话…… 我说,它其实还可以是一个客厅。

只可意会 | 评《水是枯竭》

晓端在黑盒子的一侧,踏着延伸出来的白色床单缓慢地走向丈夫的病床,每一步都是那么的仔细,我想象着那种肌肉克制时的酸痛和颤抖,不知道是不是能借此窥得半分她以克制悼念丈夫的复杂心情。随着她在戏的结尾推开黑盒子的窗户,我提了全场的那口气,也终于有了出口。

只可意会 | 评《水是枯竭》

晓端在黑盒子的一侧,踏着延伸出来的白色床单缓慢地走向丈夫的病床,每一步都是那么的仔细,我想象着那种肌肉克制时的酸痛和颤抖,不知道是不是能借此窥得半分她以克制悼念丈夫的复杂心情。随着她在戏的结尾推开黑盒子的窗户,我提了全场的那口气,也终于有了出口。

生而如水,逝而如水 |评《水是枯竭》(投稿)

还需要讨论生命的意义吗?打开窗户,看一看窗外,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生而如水,逝而如水。云影落花,皆随水去。我们,每个人,终将离开。活下去,直到枯竭。

生而如水,逝而如水 |评《水是枯竭》(投稿)

还需要讨论生命的意义吗?打开窗户,看一看窗外,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生而如水,逝而如水。云影落花,皆随水去。我们,每个人,终将离开。活下去,直到枯竭。

摇滚与经典的不完全碰撞 | 评《聊斋》

剧中呈现了许多的摇滚元素,从鼓点到电吉他失真,都很严格地符合了一般观众对摇滚歌曲的印象;剧里也讲了一个很经典的聊斋故事,花妖狐媚配书生道士,以及他们阴阳两隔的爱情。但也许正是因为太规矩地分别再现了“摇滚”与“聊斋”,本应在碰撞中发生的化学反应好像没有如我期待的那么彻底。

摇滚与经典的不完全碰撞 | 评《聊斋》

剧中呈现了许多的摇滚元素,从鼓点到电吉他失真,都很严格地符合了一般观众对摇滚歌曲的印象;剧里也讲了一个很经典的聊斋故事,花妖狐媚配书生道士,以及他们阴阳两隔的爱情。但也许正是因为太规矩地分别再现了“摇滚”与“聊斋”,本应在碰撞中发生的化学反应好像没有如我期待的那么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