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张子健

希特勒的框 | 评 Framed, by Adolf

历史感是刻意被淡化的,尤其在视觉上,整个舞台设计得非常“轻”,实体场景道具非常的少,只有一些线条极简的门框、桌椅等等家具,还有悬挂在台上的抽象装置设计。在叙事中需要出现欧洲老街道的时候也只以轻盈的影戏呈现。“希特勒”出现了一次,但只是以某人假扮的一个角色形象出现。

Advertisements

希特勒的框 | 评 Framed, by Adolf

历史感是刻意被淡化的,尤其在视觉上,整个舞台设计得非常“轻”,实体场景道具非常的少,只有一些线条极简的门框、桌椅等等家具,还有悬挂在台上的抽象装置设计。在叙事中需要出现欧洲老街道的时候也只以轻盈的影戏呈现。“希特勒”出现了一次,但只是以某人假扮的一个角色形象出现。

新加坡剧场发展史入门 | 评《狂呼狂欢》

面对已过去的事情,我们应该狂呼狂欢,还是深刻思索?剧场与历史的关系是一项值得研究的课题。剧场应该如何对待历史?灵活的剧场空间,在处理已成定局的历史事件时,有多少可能性可选择?

新加坡剧场发展史入门 | 评《狂呼狂欢》

面对已过去的事情,我们应该狂呼狂欢,还是深刻思索?剧场与历史的关系是一项值得研究的课题。剧场应该如何对待历史?灵活的剧场空间,在处理已成定局的历史事件时,有多少可能性可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