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戏剧盒

可否拉起灵魂的手? | 评 Chinatown Crossings

逛街的行人,以及看戏的我们,大家都在争取属于自己的空间 – “逛街的空间”和“看戏的空间”。几乎每时每刻大家都在用身体、脚步、眼神在“协商”,寻求一个大家可以共存的状态,或某种“融合”的状态。过马路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是一群观众与一名司机一辆车的协商,也是人流与车流(的重要性)之间的协商。

Advertisements

可否拉起灵魂的手? | 评 Chinatown Crossings

逛街的行人,以及看戏的我们,大家都在争取属于自己的空间 – “逛街的空间”和“看戏的空间”。几乎每时每刻大家都在用身体、脚步、眼神在“协商”,寻求一个大家可以共存的状态,或某种“融合”的状态。过马路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是一群观众与一名司机一辆车的协商,也是人流与车流(的重要性)之间的协商。

贱民的定义 | 评《贱民》Underclass

《贱民》剧的后半部提出了虚构和现实的概念,质疑我们看到的新加坡繁荣景象是现实还是虚构,在这繁荣景象背后也许还有人性挣扎及被扭曲。离开剧场时,我却在想,戏中许多弱势群体的描述多少接近真实,多少接近虚构呢?就像那部长接触欣怡,问她为什么要拾纸皮时,我们笑部长的无知,但我们又知道多少呢?

贱民的定义 | 评《贱民》Underclass

《贱民》剧的后半部提出了虚构和现实的概念,质疑我们看到的新加坡繁荣景象是现实还是虚构,在这繁荣景象背后也许还有人性挣扎及被扭曲。离开剧场时,我却在想,戏中许多弱势群体的描述多少接近真实,多少接近虚构呢?就像那部长接触欣怡,问她为什么要拾纸皮时,我们笑部长的无知,但我们又知道多少呢?

一个参与者的反思 | 评《不知岛的迷失》

《不知岛的迷失》以剧场的形式为基础,结合多种媒介与手法,让社会大众聚在一起思考问题和交流意见。它让我们从被动化为主动,更积极地参与社会发展。只是,若真想解决问题,真想为社会找到在发展和保留之间更好的平衡点,也许我们还需要思考一下,确认一下,这个参与的身份是什么。

一个参与者的反思 | 评《不知岛的迷失》

《不知岛的迷失》以剧场的形式为基础,结合多种媒介与手法,让社会大众聚在一起思考问题和交流意见。它让我们从被动化为主动,更积极地参与社会发展。只是,若真想解决问题,真想为社会找到在发展和保留之间更好的平衡点,也许我们还需要思考一下,确认一下,这个参与的身份是什么。

少年维特之烦恼 | 评《宣言》

《宣言》试图回归到艺术本身,以艺术来处理复杂的生活素材、讨论更深刻的问题,政治只是其中之一。《宣言》让我们思考艺术的功能,艺术工作者的角色与创作环境,应该保有多大的自由?我们思考的权利是否受到不必要的、反智的干扰?在剧场内,我深刻感觉到,艺术正努力把思考的权利交还给我们。

少年维特之烦恼 | 评《宣言》

《宣言》试图回归到艺术本身,以艺术来处理复杂的生活素材、讨论更深刻的问题,政治只是其中之一。《宣言》让我们思考艺术的功能,艺术工作者的角色与创作环境,应该保有多大的自由?我们思考的权利是否受到不必要的、反智的干扰?在剧场内,我深刻感觉到,艺术正努力把思考的权利交还给我们。

切肤之痛 | 评 《在不久的将来》

当《一堂课》中,我们成为参与者、见证者,亲手决定将祠堂拆除,《坟场》中作为争辩者、怀念者的我们,是否会感到尴尬、感到后怕?先辈们依据他们的信仰、文化、需求建造了这座祠堂、这片坟场,我们依据我们的信仰、文化、需求,永远放弃它。这间中,发生了什么?

切肤之痛 | 评 《在不久的将来》

当《一堂课》中,我们成为参与者、见证者,亲手决定将祠堂拆除,《坟场》中作为争辩者、怀念者的我们,是否会感到尴尬、感到后怕?先辈们依据他们的信仰、文化、需求建造了这座祠堂、这片坟场,我们依据我们的信仰、文化、需求,永远放弃它。这间中,发生了什么?

当“伊甸园”遇到“梁山”—浅论《安乐》之戏剧冲突设置与意识形态倾向

对于并不十分看重本土历史性题材的当代新加坡华语剧坛来说,《安乐》显然是个特例。其舞台呈现和叙事都与新加坡目前所面临的“人权”、“自由”、“民主”乃至英华文化冲突等现实议题遥相呼应。此亦可看出该剧与新加坡本土“大历史”之牵连。

当“伊甸园”遇到“梁山”—浅论《安乐》之戏剧冲突设置与意识形态倾向

对于并不十分看重本土历史性题材的当代新加坡华语剧坛来说,《安乐》显然是个特例。其舞台呈现和叙事都与新加坡目前所面临的“人权”、“自由”、“民主”乃至英华文化冲突等现实议题遥相呼应。此亦可看出该剧与新加坡本土“大历史”之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