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新加坡国际艺术节

把自己变成怪物 | 评《1984》

“沉浸式体验”是很流行的手法,在近两千个座位的大剧院里创造出沉浸式的演出应该是让人佩服的一件事。在影视平台和虚拟实境越来越受欢迎的情况之下,剧场是否必须提供如此“深刻”的体验才能保持地位呢?但是,这样的剧场是否趋向于“独裁”?它用技术操弄观众的感受以达到控制。它强调自己的“大”,压制“渺小”的观众。观众的自我被逐渐消磨掉,只能接收剧场给予的感官刺激。

Advertisements

把自己变成怪物 | 评《1984》

“沉浸式体验”是很流行的手法,在近两千个座位的大剧院里创造出沉浸式的演出应该是让人佩服的一件事。在影视平台和虚拟实境越来越受欢迎的情况之下,剧场是否必须提供如此“深刻”的体验才能保持地位呢?但是,这样的剧场是否趋向于“独裁”?它用技术操弄观众的感受以达到控制。它强调自己的“大”,压制“渺小”的观众。观众的自我被逐渐消磨掉,只能接收剧场给予的感官刺激。

小说文字的空间实验 | 评《画室》

“文字”的眼神凌厉,身体摆出架势,好像得到一种力量,一种单纯躺在书本纸张上没有的力量。人物在表演区中间,“文字”围绕在旁边,摆出各种阵势,仿佛谨慎监督着剧情发展。看到这些画面,我在想,这是文学伴随着剧场,还是两者合作,抑或文学操纵着剧场?

小说文字的空间实验 | 评《画室》

“文字”的眼神凌厉,身体摆出架势,好像得到一种力量,一种单纯躺在书本纸张上没有的力量。人物在表演区中间,“文字”围绕在旁边,摆出各种阵势,仿佛谨慎监督着剧情发展。看到这些画面,我在想,这是文学伴随着剧场,还是两者合作,抑或文学操纵着剧场?

一个哲人的修行 | 评Time Between Us

“那个男人”确实像是一个修行者。因为此刻的孤独是他主动选择的结果,是一个人内省的必要条件。这种主动的内省对于讲求实用的现代人而言好像是不切实际的。但正是因为这样的内省,一个人才不至于完全迷失在生活的琐碎里。看看屋内的修行者,再看看屋外来往的、埋头抓小精灵的人群,你甚至会觉得屋外的世界比屋内的世界荒诞百倍。可偏偏那个更荒诞的世界才是我们日常栖身的现实。

一个哲人的修行 | 评Time Between Us

“那个男人”确实像是一个修行者。因为此刻的孤独是他主动选择的结果,是一个人内省的必要条件。这种主动的内省对于讲求实用的现代人而言好像是不切实际的。但正是因为这样的内省,一个人才不至于完全迷失在生活的琐碎里。看看屋内的修行者,再看看屋外来往的、埋头抓小精灵的人群,你甚至会觉得屋外的世界比屋内的世界荒诞百倍。可偏偏那个更荒诞的世界才是我们日常栖身的现实。

你可以决定的生死真相 | 评 Ibsen: Ghosts

真人真事和舞台表演如此强烈的对比,却又紧紧地交织在一起,凸显了这一切真实的不确定性。然后我发现,在眼前活生生发生的事情,包括那被吐得一地的红酒和充满整个剧场的气味,都只是表演,反观在影片里的时空与我们当下相去甚远,却轻易就被当成是真的。 在这里,一切的真与假已混淆。

你可以决定的生死真相 | 评 Ibsen: Ghosts

真人真事和舞台表演如此强烈的对比,却又紧紧地交织在一起,凸显了这一切真实的不确定性。然后我发现,在眼前活生生发生的事情,包括那被吐得一地的红酒和充满整个剧场的气味,都只是表演,反观在影片里的时空与我们当下相去甚远,却轻易就被当成是真的。 在这里,一切的真与假已混淆。

切肤之痛 | 评 《在不久的将来》

当《一堂课》中,我们成为参与者、见证者,亲手决定将祠堂拆除,《坟场》中作为争辩者、怀念者的我们,是否会感到尴尬、感到后怕?先辈们依据他们的信仰、文化、需求建造了这座祠堂、这片坟场,我们依据我们的信仰、文化、需求,永远放弃它。这间中,发生了什么?

切肤之痛 | 评 《在不久的将来》

当《一堂课》中,我们成为参与者、见证者,亲手决定将祠堂拆除,《坟场》中作为争辩者、怀念者的我们,是否会感到尴尬、感到后怕?先辈们依据他们的信仰、文化、需求建造了这座祠堂、这片坟场,我们依据我们的信仰、文化、需求,永远放弃它。这间中,发生了什么?

想像,我们也有史诗…… | 评 HOTEL

“一百年”只是一个手法,它要提醒我们“建国五十”或许是一个过于笼统和简化的概念,那个鲜艳的小红点上面写着 SG50,多么简洁有力的标志设计,它方便、好用,但别忘了,我们的社会已走过了比五十年多出好多的光阴。

想像,我们也有史诗…… | 评 HOTEL

“一百年”只是一个手法,它要提醒我们“建国五十”或许是一个过于笼统和简化的概念,那个鲜艳的小红点上面写着 SG50,多么简洁有力的标志设计,它方便、好用,但别忘了,我们的社会已走过了比五十年多出好多的光阴。

剧场里的精彩游戏 | 评 Peter Pan

剧场的迷人之处或许就是如此,这或许也是我们依然需要剧场的缘故。既然这是“国际”艺术节,看了别人在剧场里创造的游戏后,不免会思考:我们的剧场,也一样迷人吗?我们的游戏,够挑战性吗?我们玩得够认真、够精彩吗?

剧场里的精彩游戏 | 评 Peter Pan

剧场的迷人之处或许就是如此,这或许也是我们依然需要剧场的缘故。既然这是“国际”艺术节,看了别人在剧场里创造的游戏后,不免会思考:我们的剧场,也一样迷人吗?我们的游戏,够挑战性吗?我们玩得够认真、够精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