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李邪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Advertisements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剧场杀人事件:复盘 |评《BODY X:乡音》

其实完全复盘《BODY X:乡音》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观众,无法看到所有剧情,因此得到的信息与线索都是有限的。本格推理小说和推理节目中,读者和观众得到全部信息,从中形成自己的推理逻辑。《乡音》则充满了选择,选择跟随哪个演员,选择进入哪个空间,决定了观众能得到什么线索。患有选择恐惧症的观众,不得不强行自我治疗,否则游戏体验必然充满了慌乱和犹疑。

剧场杀人事件:复盘 |评《BODY X:乡音》

其实完全复盘《BODY X:乡音》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观众,无法看到所有剧情,因此得到的信息与线索都是有限的。本格推理小说和推理节目中,读者和观众得到全部信息,从中形成自己的推理逻辑。《乡音》则充满了选择,选择跟随哪个演员,选择进入哪个空间,决定了观众能得到什么线索。患有选择恐惧症的观众,不得不强行自我治疗,否则游戏体验必然充满了慌乱和犹疑。

切肤之痛 | 评 《在不久的将来》

当《一堂课》中,我们成为参与者、见证者,亲手决定将祠堂拆除,《坟场》中作为争辩者、怀念者的我们,是否会感到尴尬、感到后怕?先辈们依据他们的信仰、文化、需求建造了这座祠堂、这片坟场,我们依据我们的信仰、文化、需求,永远放弃它。这间中,发生了什么?

切肤之痛 | 评 《在不久的将来》

当《一堂课》中,我们成为参与者、见证者,亲手决定将祠堂拆除,《坟场》中作为争辩者、怀念者的我们,是否会感到尴尬、感到后怕?先辈们依据他们的信仰、文化、需求建造了这座祠堂、这片坟场,我们依据我们的信仰、文化、需求,永远放弃它。这间中,发生了什么?

推理?是游戏,还是剧场? | 评 Body X

大家其实可清楚看见那些妆发是那么的“舞台”和不自然,那个场景谁都知道不是大宅而只是艺术之家,但是,大家并不因为“不够真”而无法投入。打从一开始,大家就知道,“我们是来玩游戏的”。这个创作者、表演者和参与者都知道的原则,让大家在这个游戏的环境中与故事互动,和演员共同完成案情进展与侦查的过程。

推理?是游戏,还是剧场? | 评 Body X

大家其实可清楚看见那些妆发是那么的“舞台”和不自然,那个场景谁都知道不是大宅而只是艺术之家,但是,大家并不因为“不够真”而无法投入。打从一开始,大家就知道,“我们是来玩游戏的”。这个创作者、表演者和参与者都知道的原则,让大家在这个游戏的环境中与故事互动,和演员共同完成案情进展与侦查的过程。

一个关于兔子的实验 | 评《白兔子,红兔子》

这个演出在我看戏的经验中是非常特殊的。一出戏的出发点可能有很多个,但以形式为先的却占少数。形式的特殊,决定了这个演出的与众不同。我们当然可以把它称之为剧场作品,但很难把它称之为戏剧,因为它不是以剧情、对白或其他的什么来主导,也不全由编剧或导演来带领观众的思维(这个戏根本就没有导演),而是将很大部分决定权交给了在场的各位……说到底,这个形式到底是如何?

一个关于兔子的实验 | 评《白兔子,红兔子》

这个演出在我看戏的经验中是非常特殊的。一出戏的出发点可能有很多个,但以形式为先的却占少数。形式的特殊,决定了这个演出的与众不同。我们当然可以把它称之为剧场作品,但很难把它称之为戏剧,因为它不是以剧情、对白或其他的什么来主导,也不全由编剧或导演来带领观众的思维(这个戏根本就没有导演),而是将很大部分决定权交给了在场的各位……说到底,这个形式到底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