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谢燊杰

《李尔亡》后,经典复活 | 评 《李尔亡》

在一个经久不衰又具有“旷世性”的经典文本上,通过“戏中戏”打开不同空间、层次丰富的互文性讨论,创造出多重诠释的效果,自然是九年剧场致力去达成的。但在这样精心构建的层次结构中,如何保证不是相同观点的持续传达与对接,而是展现更丰富的裂缝、引发更深入的讨论、催生更多面、更复杂的观点,或许更为不易,也更值得探索。

Advertisements

《李尔亡》后,经典复活 | 评 《李尔亡》

在一个经久不衰又具有“旷世性”的经典文本上,通过“戏中戏”打开不同空间、层次丰富的互文性讨论,创造出多重诠释的效果,自然是九年剧场致力去达成的。但在这样精心构建的层次结构中,如何保证不是相同观点的持续传达与对接,而是展现更丰富的裂缝、引发更深入的讨论、催生更多面、更复杂的观点,或许更为不易,也更值得探索。

小说文字的空间实验 | 评《画室》

“文字”的眼神凌厉,身体摆出架势,好像得到一种力量,一种单纯躺在书本纸张上没有的力量。人物在表演区中间,“文字”围绕在旁边,摆出各种阵势,仿佛谨慎监督着剧情发展。看到这些画面,我在想,这是文学伴随着剧场,还是两者合作,抑或文学操纵着剧场?

小说文字的空间实验 | 评《画室》

“文字”的眼神凌厉,身体摆出架势,好像得到一种力量,一种单纯躺在书本纸张上没有的力量。人物在表演区中间,“文字”围绕在旁边,摆出各种阵势,仿佛谨慎监督着剧情发展。看到这些画面,我在想,这是文学伴随着剧场,还是两者合作,抑或文学操纵着剧场?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鬼从何来?|评《赤鬼》

但,是把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变成这多元中的一元,还是放弃掉自己原有的文化和习俗,变成已有的多元中的一元;是被鬼吃掉还是做吃鬼的人,则成为了这出戏在新加坡上演的独特意义。

鬼从何来?|评《赤鬼》

但,是把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变成这多元中的一元,还是放弃掉自己原有的文化和习俗,变成已有的多元中的一元;是被鬼吃掉还是做吃鬼的人,则成为了这出戏在新加坡上演的独特意义。

经典就要好好地演 | 评《伪君子》

我一直以来认为演出经典剧本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我在《伪君子》里看到的,是创作团队和演员不过度诠释剧本,也不强调自己的主见,致力于好好地把戏演出来,把节奏和力度都掌控好,让戏的内容和内涵自然流出,让经典魅力自然地感染观众。

经典就要好好地演 | 评《伪君子》

我一直以来认为演出经典剧本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我在《伪君子》里看到的,是创作团队和演员不过度诠释剧本,也不强调自己的主见,致力于好好地把戏演出来,把节奏和力度都掌控好,让戏的内容和内涵自然流出,让经典魅力自然地感染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