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谢燊杰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鬼从何来?|评《赤鬼》

但,是把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变成这多元中的一元,还是放弃掉自己原有的文化和习俗,变成已有的多元中的一元;是被鬼吃掉还是做吃鬼的人,则成为了这出戏在新加坡上演的独特意义。

鬼从何来?|评《赤鬼》

但,是把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变成这多元中的一元,还是放弃掉自己原有的文化和习俗,变成已有的多元中的一元;是被鬼吃掉还是做吃鬼的人,则成为了这出戏在新加坡上演的独特意义。

经典就要好好地演 | 评《伪君子》

我一直以来认为演出经典剧本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我在《伪君子》里看到的,是创作团队和演员不过度诠释剧本,也不强调自己的主见,致力于好好地把戏演出来,把节奏和力度都掌控好,让戏的内容和内涵自然流出,让经典魅力自然地感染观众。

经典就要好好地演 | 评《伪君子》

我一直以来认为演出经典剧本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我在《伪君子》里看到的,是创作团队和演员不过度诠释剧本,也不强调自己的主见,致力于好好地把戏演出来,把节奏和力度都掌控好,让戏的内容和内涵自然流出,让经典魅力自然地感染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