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避难阶段

我们从地下停车场开始 | 评《爱因与斯坦》

虽然我们被赋予很大的实体和想象的空间,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感觉到空间开始萎缩。当我发现能走的地方都差不多走完了,发现这个转角那根柱子都已经看过不止一次了,时间的推进开始挤压我的想象空间。最后大家都被时间和空间“推”回到原来的集合点,一切又好像归零了。此时大家渐渐散去。我们从一个集体被拆解成一个个的个体。

Advertisements

我们从地下停车场开始 | 评《爱因与斯坦》

虽然我们被赋予很大的实体和想象的空间,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感觉到空间开始萎缩。当我发现能走的地方都差不多走完了,发现这个转角那根柱子都已经看过不止一次了,时间的推进开始挤压我的想象空间。最后大家都被时间和空间“推”回到原来的集合点,一切又好像归零了。此时大家渐渐散去。我们从一个集体被拆解成一个个的个体。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评《爱因与斯坦》

2017年,《爱因与斯坦》导演刘晓义独自走在滨海艺术中心的B2停车场,发现这个空间“异常压抑、极度孤独”;2018年,他在《给爱因斯坦的33个问题》中的第17题,问道:“当你感到孤独时,你怎么办?”2018年,致力于剧场实验的艺术家刘晓义问科学家爱因斯坦:“如果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那么这就不叫研究了对吗?”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评《爱因与斯坦》

2017年,《爱因与斯坦》导演刘晓义独自走在滨海艺术中心的B2停车场,发现这个空间“异常压抑、极度孤独”;2018年,他在《给爱因斯坦的33个问题》中的第17题,问道:“当你感到孤独时,你怎么办?”2018年,致力于剧场实验的艺术家刘晓义问科学家爱因斯坦:“如果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那么这就不叫研究了对吗?”

重塑国会的可能|评《一桌二椅演出》

这是一个可能的未来吗?我们的讨论空间会如何发展、将走向何方?真实的国会议事厅当然早就搬到隔壁的新建筑里了,但在那里,内部设计和结构基本上还是一样,依旧是“一分为二”的座位格局;议员党派比例还是差不多;民众依然是透过电视新闻节目观看国会议事厅里的部分讨论/辩论。我们是否期待社会里的讨论出现新的形式?

重塑国会的可能|评《一桌二椅演出》

这是一个可能的未来吗?我们的讨论空间会如何发展、将走向何方?真实的国会议事厅当然早就搬到隔壁的新建筑里了,但在那里,内部设计和结构基本上还是一样,依旧是“一分为二”的座位格局;议员党派比例还是差不多;民众依然是透过电视新闻节目观看国会议事厅里的部分讨论/辩论。我们是否期待社会里的讨论出现新的形式?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