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钟达成

在辩论桌上升起红月亮 | 评《灵戏》

甚至像呼吸这么自然的一个动作,都被现场的强劲配乐控制着一呼一吸的节奏。在维多利亚剧院的舞台上,仿佛一部巨大的偶戏正在上演,暗示着在爱国热情的背后、在战争逻辑的背后,每个人都被控制着,可能被体制,或者不知何来的热情、某些人的权力、某个神话、个人的无知…… 控制着。

Advertisements

在辩论桌上升起红月亮 | 评《灵戏》

甚至像呼吸这么自然的一个动作,都被现场的强劲配乐控制着一呼一吸的节奏。在维多利亚剧院的舞台上,仿佛一部巨大的偶戏正在上演,暗示着在爱国热情的背后、在战争逻辑的背后,每个人都被控制着,可能被体制,或者不知何来的热情、某些人的权力、某个神话、个人的无知…… 控制着。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一个哲人的修行 | 评Time Between Us

“那个男人”确实像是一个修行者。因为此刻的孤独是他主动选择的结果,是一个人内省的必要条件。这种主动的内省对于讲求实用的现代人而言好像是不切实际的。但正是因为这样的内省,一个人才不至于完全迷失在生活的琐碎里。看看屋内的修行者,再看看屋外来往的、埋头抓小精灵的人群,你甚至会觉得屋外的世界比屋内的世界荒诞百倍。可偏偏那个更荒诞的世界才是我们日常栖身的现实。

一个哲人的修行 | 评Time Between Us

“那个男人”确实像是一个修行者。因为此刻的孤独是他主动选择的结果,是一个人内省的必要条件。这种主动的内省对于讲求实用的现代人而言好像是不切实际的。但正是因为这样的内省,一个人才不至于完全迷失在生活的琐碎里。看看屋内的修行者,再看看屋外来往的、埋头抓小精灵的人群,你甚至会觉得屋外的世界比屋内的世界荒诞百倍。可偏偏那个更荒诞的世界才是我们日常栖身的现实。

推理?是游戏,还是剧场? | 评 Body X

大家其实可清楚看见那些妆发是那么的“舞台”和不自然,那个场景谁都知道不是大宅而只是艺术之家,但是,大家并不因为“不够真”而无法投入。打从一开始,大家就知道,“我们是来玩游戏的”。这个创作者、表演者和参与者都知道的原则,让大家在这个游戏的环境中与故事互动,和演员共同完成案情进展与侦查的过程。

推理?是游戏,还是剧场? | 评 Body X

大家其实可清楚看见那些妆发是那么的“舞台”和不自然,那个场景谁都知道不是大宅而只是艺术之家,但是,大家并不因为“不够真”而无法投入。打从一开始,大家就知道,“我们是来玩游戏的”。这个创作者、表演者和参与者都知道的原则,让大家在这个游戏的环境中与故事互动,和演员共同完成案情进展与侦查的过程。

一个关于兔子的实验 | 评《白兔子,红兔子》

这个演出在我看戏的经验中是非常特殊的。一出戏的出发点可能有很多个,但以形式为先的却占少数。形式的特殊,决定了这个演出的与众不同。我们当然可以把它称之为剧场作品,但很难把它称之为戏剧,因为它不是以剧情、对白或其他的什么来主导,也不全由编剧或导演来带领观众的思维(这个戏根本就没有导演),而是将很大部分决定权交给了在场的各位……说到底,这个形式到底是如何?

一个关于兔子的实验 | 评《白兔子,红兔子》

这个演出在我看戏的经验中是非常特殊的。一出戏的出发点可能有很多个,但以形式为先的却占少数。形式的特殊,决定了这个演出的与众不同。我们当然可以把它称之为剧场作品,但很难把它称之为戏剧,因为它不是以剧情、对白或其他的什么来主导,也不全由编剧或导演来带领观众的思维(这个戏根本就没有导演),而是将很大部分决定权交给了在场的各位……说到底,这个形式到底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