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音乐剧

摇滚与经典的不完全碰撞 | 评《聊斋》

剧中呈现了许多的摇滚元素,从鼓点到电吉他失真,都很严格地符合了一般观众对摇滚歌曲的印象;剧里也讲了一个很经典的聊斋故事,花妖狐媚配书生道士,以及他们阴阳两隔的爱情。但也许正是因为太规矩地分别再现了“摇滚”与“聊斋”,本应在碰撞中发生的化学反应好像没有如我期待的那么彻底。

Advertisements

摇滚与经典的不完全碰撞 | 评《聊斋》

剧中呈现了许多的摇滚元素,从鼓点到电吉他失真,都很严格地符合了一般观众对摇滚歌曲的印象;剧里也讲了一个很经典的聊斋故事,花妖狐媚配书生道士,以及他们阴阳两隔的爱情。但也许正是因为太规矩地分别再现了“摇滚”与“聊斋”,本应在碰撞中发生的化学反应好像没有如我期待的那么彻底。

天冷回哪里?| 谈《天冷就回来》中新加坡华人的身份认同

新谣,在剧中扮演了多重角色:它是联系人们情感的桥梁;它是抒发与表达自身情感的媒介;它是可与西方歌曲较劲的一技之长。新谣,是这一群新加坡华人身为异乡人区分自我与他者的依归,是他们在异地的身份认同。新谣,是他们遭受寒冷后可以回到的避风港。

天冷回哪里?| 谈《天冷就回来》中新加坡华人的身份认同

新谣,在剧中扮演了多重角色:它是联系人们情感的桥梁;它是抒发与表达自身情感的媒介;它是可与西方歌曲较劲的一技之长。新谣,是这一群新加坡华人身为异乡人区分自我与他者的依归,是他们在异地的身份认同。新谣,是他们遭受寒冷后可以回到的避风港。

有一种沧桑很辽阔 | 评《天冷就回来》

当鲁迅、马丁·路德·金、贝多芬、孔子、爱因斯坦的画像同时横挂在夜间华语补习的课室墙上时,剧情中传承华族文化的道义使命在这个场景中有了很好的延伸:文化传承是多元的,不是狭隘的。

有一种沧桑很辽阔 | 评《天冷就回来》

当鲁迅、马丁·路德·金、贝多芬、孔子、爱因斯坦的画像同时横挂在夜间华语补习的课室墙上时,剧情中传承华族文化的道义使命在这个场景中有了很好的延伸:文化传承是多元的,不是狭隘的。

不忘初心,逐梦而行 | 评《天冷就回来》

这出戏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关于音乐、关于爱情。是梦想指引着他们离乡背井,去到那个传说中遍地都是机会,只要你肯努力,就一定可以实现梦想的繁华都市。然而日复一日,岁月如流水一般一泻而去。他们努力过,争取过。有人已经归于寂寂,用传承后人的方式,证明自己不曾放弃梦想;有人还在逐梦之路上艰难的跋涉,在庸碌的生活中苦中作乐;有人在实现梦想的路上,遇到了让自己无法拒绝的诱惑……

不忘初心,逐梦而行 | 评《天冷就回来》

这出戏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关于音乐、关于爱情。是梦想指引着他们离乡背井,去到那个传说中遍地都是机会,只要你肯努力,就一定可以实现梦想的繁华都市。然而日复一日,岁月如流水一般一泻而去。他们努力过,争取过。有人已经归于寂寂,用传承后人的方式,证明自己不曾放弃梦想;有人还在逐梦之路上艰难的跋涉,在庸碌的生活中苦中作乐;有人在实现梦想的路上,遇到了让自己无法拒绝的诱惑……

什么是属于我们的音乐剧?| 评《天冷就回来》

挟着2007和2009年的高人气和票房,《天冷就回来》第三度登场,对本地观众、文化界和制作团队来说皆意义非凡。以梁文福的经典新谣名曲为基础,著名编剧杜国威编写的一个关于青春、理想、爱情、友情和本土情怀的励志故事,加上实践剧场从2005年就开始累积制作音乐剧的经验和技术,目前看来是极成功的组合。

什么是属于我们的音乐剧?| 评《天冷就回来》

挟着2007和2009年的高人气和票房,《天冷就回来》第三度登场,对本地观众、文化界和制作团队来说皆意义非凡。以梁文福的经典新谣名曲为基础,著名编剧杜国威编写的一个关于青春、理想、爱情、友情和本土情怀的励志故事,加上实践剧场从2005年就开始累积制作音乐剧的经验和技术,目前看来是极成功的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