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2016华艺节

所有的红都是黑 | 评 《麦克白》

黄盈工作室在《麦克白》中做出了很好的示范,挖掘了原著中与现代人情感相通的部分,以创新、现代、幽默的视觉元素,将传统西方的剧本与现代东方的生活联结起来,达到既挥洒又克制的改编效果。尽管黄盈在场刊中坦言,剧中许多地方或许不同于大家对《麦克白》的理解,但我认为,直面大师是这个浮躁时代中的踏实勇气,颠覆也是一种敬意。

Advertisements

所有的红都是黑 | 评 《麦克白》

黄盈工作室在《麦克白》中做出了很好的示范,挖掘了原著中与现代人情感相通的部分,以创新、现代、幽默的视觉元素,将传统西方的剧本与现代东方的生活联结起来,达到既挥洒又克制的改编效果。尽管黄盈在场刊中坦言,剧中许多地方或许不同于大家对《麦克白》的理解,但我认为,直面大师是这个浮躁时代中的踏实勇气,颠覆也是一种敬意。

人与机器的存在博弈 | 评《黄翊与库卡》

有趣的一件事是,当库卡把摄影机照向观众时,很多观众站起来大幅度的挥手,以求能在屏幕上看到自己。我在这时有了更深的体会。萨特大概没有意料到,时代发展至今,所谓“地狱”早已不仅仅是逐个的“他人”,“目光”早已成了集中营。

人与机器的存在博弈 | 评《黄翊与库卡》

有趣的一件事是,当库卡把摄影机照向观众时,很多观众站起来大幅度的挥手,以求能在屏幕上看到自己。我在这时有了更深的体会。萨特大概没有意料到,时代发展至今,所谓“地狱”早已不仅仅是逐个的“他人”,“目光”早已成了集中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