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M1新加坡艺穗节

如果有一件衣服是重要的 |评 Foreign Bodies

在欢乐的气氛中,表演者脱掉的不仅仅是外衣,更是一种对身体的羞耻感,以及被赋予在身体之上固化的价值观。当表演者与观众享受着身体,表达出对身体的骄傲和热爱,身体就反客为主地从被凝视的位置、被评判的客体这一权力关系的压制中解放出来。

Advertisements

如果有一件衣服是重要的 |评 Foreign Bodies

在欢乐的气氛中,表演者脱掉的不仅仅是外衣,更是一种对身体的羞耻感,以及被赋予在身体之上固化的价值观。当表演者与观众享受着身体,表达出对身体的骄傲和热爱,身体就反客为主地从被凝视的位置、被评判的客体这一权力关系的压制中解放出来。

红色与白色:欲望与困境 | 评Si Ti Kay

三位演员,都来自不同种族,华族、印度族、马来族。他们本来有着不同的肤色,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母语,和不同的性别。也许我一开始就应该注意到这些,这个演出让肤色、性别和族群的界限变得模糊。也许这三个人都是Si Ti Kay,也都不是。白色掩盖了每个人的特征、肤色和个性,而深层的红色,又显现了人类的本性——被欲望趋势,火热的内心。那皮肤本来的颜色呢?

红色与白色:欲望与困境 | 评Si Ti Kay

三位演员,都来自不同种族,华族、印度族、马来族。他们本来有着不同的肤色,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母语,和不同的性别。也许我一开始就应该注意到这些,这个演出让肤色、性别和族群的界限变得模糊。也许这三个人都是Si Ti Kay,也都不是。白色掩盖了每个人的特征、肤色和个性,而深层的红色,又显现了人类的本性——被欲望趋势,火热的内心。那皮肤本来的颜色呢?

在强势规则下的生存或死亡 | 评 White Rabbit Red Rabbit

一般上我们在看戏时,编剧是隐形的,我们通常只会关注眼前的演员,以及现场的其它表演元素。但在这部戏里,我强烈感受到编剧的存在。观众席第一排正中央有一个特地空出来的位子,他仿佛就坐在这个最尊贵的位子上,默默操控着一切。

在强势规则下的生存或死亡 | 评 White Rabbit Red Rabbit

一般上我们在看戏时,编剧是隐形的,我们通常只会关注眼前的演员,以及现场的其它表演元素。但在这部戏里,我强烈感受到编剧的存在。观众席第一排正中央有一个特地空出来的位子,他仿佛就坐在这个最尊贵的位子上,默默操控着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