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红都是黑 | 评 《麦克白》

剧评人:随庭

演出:麦克白 (2016华艺节节目之一)

团体:黄盈工作室 (中国)

日期:2016年2月16日

时间:晚上8点

地点:滨海艺术中心 Theatre Studio

2016_Macbeth 26

2016_Macbeth 19

《麦克白》是莎士比亚的经典悲剧之一。2016年华艺节,来自中国的黄盈工作室在滨海艺术中心小剧场,带来这部经典剧作的现代改编。对经典剧作的探索,或许是剧场工作者难以抗拒的挑战,但过程中任何露怯或狂妄,都可能成为观众挑剔目光下厌倦的根源。找到与经典共处的方式,决定了现代改编的进步,或却步。黄盈工作室在《麦克白》中做出了很好的示范,挖掘了原著中与现代人情感相通的部分,以创新、现代、幽默的视觉元素,将传统西方的剧本与现代东方的生活联结起来,达到既挥洒又克制的改编效果。尽管黄盈在场刊中坦言,剧中许多地方或许不同于大家对《麦克白》的理解,但我认为,直面大师是这个浮躁时代中的踏实勇气,颠覆也是一种敬意。

在原著中,野心与权势将麦克白一步步拖入罪恶的深渊。但在黄盈版的《麦克白》中,野心化为一朵红玫瑰,被女巫放在麦克白胸口,然而,在剧的结尾,女巫打开她神秘的手袋,数支玫瑰探出头来。麦克白可怖的野心突然成为万千玫瑰中,并无特别的一朵,极致的野心被泛化成普世的欲望。欲望是一种诱惑的红,同时又是一种危机的红。剧中,麦克白的残暴并未过多地直接呈现,而他的缺乏安全感、犹疑易怒却时时显露,让整个剧场变为焦虑的情绪空间。

红色成为他压力与不安的来源:原王位继承者马尔康红色的背心,最终杀死麦克白的麦克德夫红色的上衣,预言中将会君临一国的班柯之子,更由一个硕大的红色书包来指代。鲜红的被褥中麦克白夫妇无法安睡,传统戏曲中的红色大刀成为麦克白获得权力的工具,又变成他生命的巨大威胁。麦克白夫人手上洗不掉的鲜红血液则更直接、赤裸地导致了她精神与身体的消亡。剧中的红色,糅杂了东方文化中寓意的吉祥、乐观与西方文明中寓意的紧张、牺牲,揭示了现代生活中欲望与压力的一体两面。

色彩在舞台上成为重要的隐喻,红色之外,黑色也极具深意。麦克白的服装从全白逐步变为全黑,与他的身份变化相符(《周易》:天玄而地黄。玄色即黑色,是象征天子的尊贵之色),黑色亦不仅是麦克白被欲望逐步吞噬的标志,更成为一种现代生活压力下,庞大的精神空虚的指涉。最初,舞台灯光从正面将麦克白的黑影投射在对称的两扇木门上,表现欲望生长之前的影影绰绰。但随着麦克白的变化,黑影已不再需要,他已被深沉的黑夜包围,完全无法入睡。剧中多次出现的乐曲Stand by me,无论歌名或歌词中“夜已来临”、“大地黑暗”,都表达出强烈的不安。

但剧中突显的幽默亦不容忽视,黄盈提出他将“现代生活中一些碎片化和拼接式的感受”带入剧中,于是我们看到一些熟悉的现代元素:此起彼伏的闹钟与手机铃声、麦克德夫手中的糖果、班柯的假发与女装……在一场暗涌爆发的宴会前,演员走下台将水递给观众,观众立刻被这一欢乐的互动带动,在之前与之后的黑暗、混乱中,这一刻的欢乐显得荒诞而虚无。沉浸在碎片化的、无厘头的日常狂欢里,正是网络时代生活的写照。舞台上镂空的木门或许也能看作网络无孔不入、随时窥探的象征。黄盈对《麦克白》的改编,讨论了现代欲望、压力与空虚的复杂关系。在物欲横流的社会,安全感的匮乏、危机四伏的压力使人失眠,在逼仄的日常中寻求极致而无谓的释放,却只暴露出空虚的精神内核,是更深广的黑暗。

因此,所有的红最终都是黑。但黑的背面不是纯白,而是人性本原的裸色,如麦克白赤裸的身体,如冷眼旁观的木门。

 

发表于《联合早报》,2016年2月20日。

照片由滨海艺术中心提供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