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是看不见 | 评 The Car

然而这怀旧只是一种感觉。剧组没有用很多物品、影像、声音,或者现在很流行的投影,去堆砌怀旧的细节。在戏里,我们是“看不见”怀旧的。在演后交流会上,剧组说预算有限,无法把很多场景建出来,于是通过抽象的舞台装置和其它表演方式去呈现。而这些看不见的东西,我认为正是这部戏的最大亮点。

重要的是看不见 | 评 The Car

然而这怀旧只是一种感觉。剧组没有用很多物品、影像、声音,或者现在很流行的投影,去堆砌怀旧的细节。在戏里,我们是“看不见”怀旧的。在演后交流会上,剧组说预算有限,无法把很多场景建出来,于是通过抽象的舞台装置和其它表演方式去呈现。而这些看不见的东西,我认为正是这部戏的最大亮点。

闹剧里的国际关系 | 评 Boeing Boeing

这好像是新加坡或很多小国的写照,总是想方设法在大国之间周旋,制造利益平衡的状态以求生存。但这样的状态是否能永远进行下去?Boeing Boeing为我们制造了一个假设性的危机:当情势无法被掌控,要求准确的飞行时间表总是有不准确的时候,已分配好的时间就是会阴差阳错撞在一起。这时候,平衡被打破,各方利益出现了冲突,“完美的组合”一拍即散。

闹剧里的国际关系 | 评 Boeing Boeing

这好像是新加坡或很多小国的写照,总是想方设法在大国之间周旋,制造利益平衡的状态以求生存。但这样的状态是否能永远进行下去?Boeing Boeing为我们制造了一个假设性的危机:当情势无法被掌控,要求准确的飞行时间表总是有不准确的时候,已分配好的时间就是会阴差阳错撞在一起。这时候,平衡被打破,各方利益出现了冲突,“完美的组合”一拍即散。

当“普通”成为贬义词, 你是否想要成为一个芭比娃娃?|评 Normal

整个学校由上到下成为一个封闭的标签系统,每一个人深信标签可以改变自我的能力,结果每一个人最终也只能看见标签,忽略了人的本来面目。如果连受到保护的学校环境都有此等状况,外面的现实社会是否更为严峻?

当“普通”成为贬义词, 你是否想要成为一个芭比娃娃?|评 Normal

整个学校由上到下成为一个封闭的标签系统,每一个人深信标签可以改变自我的能力,结果每一个人最终也只能看见标签,忽略了人的本来面目。如果连受到保护的学校环境都有此等状况,外面的现实社会是否更为严峻?

剧场里的一场民主体验 | 评Every Brilliant Thing

故事中的主角因母亲有自杀倾向,因此通过在纸条上写下生活中的每样精彩事物,让母亲重新感受生命的意义。以这个故事对照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我们的生命意义也就是由众多的brilliant thing组成的。以这个故事对照今天晚上的演出,这场戏的意义也就是由观众们组成的。

剧场里的一场民主体验 | 评Every Brilliant Thing

故事中的主角因母亲有自杀倾向,因此通过在纸条上写下生活中的每样精彩事物,让母亲重新感受生命的意义。以这个故事对照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我们的生命意义也就是由众多的brilliant thing组成的。以这个故事对照今天晚上的演出,这场戏的意义也就是由观众们组成的。

风格的紧箍咒 | 评《天下第一楼》

一方面,一个好的剧团应当探索出自己独有的风格。风格是相对稳定的艺术表现形式,是需要时间和作品来积累的。另一方面,艺术又往往是“不破不立”,只有不停推翻、挑战自己熟知的风格,才能拓展艺术的边界。

风格的紧箍咒 | 评《天下第一楼》

一方面,一个好的剧团应当探索出自己独有的风格。风格是相对稳定的艺术表现形式,是需要时间和作品来积累的。另一方面,艺术又往往是“不破不立”,只有不停推翻、挑战自己熟知的风格,才能拓展艺术的边界。

游戏中有乾坤|评《老九:音乐剧》

老九是个聪明机灵的少年,他有颗顽童式的心,向往孙悟空式的自由和无拘无束。他身上贪玩与幽默的特性成为老九对僵化价值判断的一种反叛。这种顽童式的性格与音乐剧的热闹狂欢气质正相得益彰。老九学掌中戏,是否将它作为艺术,是否为此奉献终生,并无定论。如果他只是想要玩乐,可以吗?他只是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可以吗?

游戏中有乾坤|评《老九:音乐剧》

老九是个聪明机灵的少年,他有颗顽童式的心,向往孙悟空式的自由和无拘无束。他身上贪玩与幽默的特性成为老九对僵化价值判断的一种反叛。这种顽童式的性格与音乐剧的热闹狂欢气质正相得益彰。老九学掌中戏,是否将它作为艺术,是否为此奉献终生,并无定论。如果他只是想要玩乐,可以吗?他只是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可以吗?

真正庆祝的时候 | 评Those Who Can’t, Teach

随着剧情的推进,时空在不断地来回流动中,戏中的老师和学生被置放于这个旋转台上,好像在审判台上接受大家的一场又一场的盘问和判决。而更无情的是,老师和学生的生命在流动,身份也在改变,就像演了儿子又要演父亲、演了学生又要演老师的演员们,角色身份来回转换,但是,他们始终离不开这个旋转台,离不开整个制度永无止境的轮回。

真正庆祝的时候 | 评Those Who Can’t, Teach

随着剧情的推进,时空在不断地来回流动中,戏中的老师和学生被置放于这个旋转台上,好像在审判台上接受大家的一场又一场的盘问和判决。而更无情的是,老师和学生的生命在流动,身份也在改变,就像演了儿子又要演父亲、演了学生又要演老师的演员们,角色身份来回转换,但是,他们始终离不开这个旋转台,离不开整个制度永无止境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