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西装和宇宙里的光 | 评 Journey to Nowhere

它是走向未知的旅程,是对未知的探索。就像演员从右边的门进来,从左边的门出去;从过去的知识走来,往未来的未知走去。它是一股推动力,让大家聚集在这里,互相学习、切磋、合作、创作、对话。整个过程,已经是一种圆满。而这个过程,永远都是一个过程,它是没有明确的终点和成果的。成果是在过程中慢慢渗透出来的。

Advertisements

黑西装和宇宙里的光 | 评 Journey to Nowhere

它是走向未知的旅程,是对未知的探索。就像演员从右边的门进来,从左边的门出去;从过去的知识走来,往未来的未知走去。它是一股推动力,让大家聚集在这里,互相学习、切磋、合作、创作、对话。整个过程,已经是一种圆满。而这个过程,永远都是一个过程,它是没有明确的终点和成果的。成果是在过程中慢慢渗透出来的。

《李尔亡》后,经典复活 | 评 《李尔亡》

在一个经久不衰又具有“旷世性”的经典文本上,通过“戏中戏”打开不同空间、层次丰富的互文性讨论,创造出多重诠释的效果,自然是九年剧场致力去达成的。但在这样精心构建的层次结构中,如何保证不是相同观点的持续传达与对接,而是展现更丰富的裂缝、引发更深入的讨论、催生更多面、更复杂的观点,或许更为不易,也更值得探索。

《李尔亡》后,经典复活 | 评 《李尔亡》

在一个经久不衰又具有“旷世性”的经典文本上,通过“戏中戏”打开不同空间、层次丰富的互文性讨论,创造出多重诠释的效果,自然是九年剧场致力去达成的。但在这样精心构建的层次结构中,如何保证不是相同观点的持续传达与对接,而是展现更丰富的裂缝、引发更深入的讨论、催生更多面、更复杂的观点,或许更为不易,也更值得探索。

爱与欲望的交织,黑暗与慈悲的融合 | 评《鞭爱》 (投稿)

作者写了别人不敢写的东西,导演导了别人不敢导的东西,演员演了别人不敢演的东西,观众看了别人不敢看的东西。而这其中的不敢写不敢导不敢演不敢看却真实的呈现在眼前,必定会有“难受”的时刻,但也正因为这个“难受”,才会把让人把心撕开去看看里面的东西,其中的黑暗,让人心颤,但再往黑暗当中瞧一瞧,又会发现人性的慈悲。

爱与欲望的交织,黑暗与慈悲的融合 | 评《鞭爱》 (投稿)

作者写了别人不敢写的东西,导演导了别人不敢导的东西,演员演了别人不敢演的东西,观众看了别人不敢看的东西。而这其中的不敢写不敢导不敢演不敢看却真实的呈现在眼前,必定会有“难受”的时刻,但也正因为这个“难受”,才会把让人把心撕开去看看里面的东西,其中的黑暗,让人心颤,但再往黑暗当中瞧一瞧,又会发现人性的慈悲。

何男何女,何身何服?| 评《不男不女》

《不男不女》中的剧情设置扭转了T/婆的性别标签,让表面上具有男子气质的Beth承担起“孕妇”的责任,且换上了女性化的孕妇装,凸显出Beth在阳刚和阴柔间游走的可能性。而角色陈立婷在诉说自己的第一位中学时代的女友嫌弃她不够“man”,也质疑了对女同志T形象是否要完全复制主流异性恋关系中的阳刚性。最后,陈立婷受到现任女友艾莉的启发,而得出结论:“只有你自己才有资格定义你自己,这是让我快乐的真正关键”。

何男何女,何身何服?| 评《不男不女》

《不男不女》中的剧情设置扭转了T/婆的性别标签,让表面上具有男子气质的Beth承担起“孕妇”的责任,且换上了女性化的孕妇装,凸显出Beth在阳刚和阴柔间游走的可能性。而角色陈立婷在诉说自己的第一位中学时代的女友嫌弃她不够“man”,也质疑了对女同志T形象是否要完全复制主流异性恋关系中的阳刚性。最后,陈立婷受到现任女友艾莉的启发,而得出结论:“只有你自己才有资格定义你自己,这是让我快乐的真正关键”。

平淡无奇的反义词,是什么?| 评 《平淡无奇》

然而,当痛苦扭曲怪异被一一放大展示,用力的情绪欲望暴露无遗,隔阂感却并未消失。这一幕似乎是个警示,站在平淡无奇的日常背面,有时想发出用力的呐喊,渴望激烈的际遇注入勃勃生机,或许是徒劳无功的。这种“离奇”亦是难被消化的“无奇”。生活的常态是难以言喻又无比真诚的孤独。

平淡无奇的反义词,是什么?| 评 《平淡无奇》

然而,当痛苦扭曲怪异被一一放大展示,用力的情绪欲望暴露无遗,隔阂感却并未消失。这一幕似乎是个警示,站在平淡无奇的日常背面,有时想发出用力的呐喊,渴望激烈的际遇注入勃勃生机,或许是徒劳无功的。这种“离奇”亦是难被消化的“无奇”。生活的常态是难以言喻又无比真诚的孤独。

可否拉起灵魂的手? | 评 Chinatown Crossings

逛街的行人,以及看戏的我们,大家都在争取属于自己的空间 – “逛街的空间”和“看戏的空间”。几乎每时每刻大家都在用身体、脚步、眼神在“协商”,寻求一个大家可以共存的状态,或某种“融合”的状态。过马路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是一群观众与一名司机一辆车的协商,也是人流与车流(的重要性)之间的协商。

可否拉起灵魂的手? | 评 Chinatown Crossings

逛街的行人,以及看戏的我们,大家都在争取属于自己的空间 – “逛街的空间”和“看戏的空间”。几乎每时每刻大家都在用身体、脚步、眼神在“协商”,寻求一个大家可以共存的状态,或某种“融合”的状态。过马路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是一群观众与一名司机一辆车的协商,也是人流与车流(的重要性)之间的协商。

希特勒的框 | 评 Framed, by Adolf

历史感是刻意被淡化的,尤其在视觉上,整个舞台设计得非常“轻”,实体场景道具非常的少,只有一些线条极简的门框、桌椅等等家具,还有悬挂在台上的抽象装置设计。在叙事中需要出现欧洲老街道的时候也只以轻盈的影戏呈现。“希特勒”出现了一次,但只是以某人假扮的一个角色形象出现。

希特勒的框 | 评 Framed, by Adolf

历史感是刻意被淡化的,尤其在视觉上,整个舞台设计得非常“轻”,实体场景道具非常的少,只有一些线条极简的门框、桌椅等等家具,还有悬挂在台上的抽象装置设计。在叙事中需要出现欧洲老街道的时候也只以轻盈的影戏呈现。“希特勒”出现了一次,但只是以某人假扮的一个角色形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