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男何女,何身何服?| 评《不男不女》

《不男不女》中的剧情设置扭转了T/婆的性别标签,让表面上具有男子气质的Beth承担起“孕妇”的责任,且换上了女性化的孕妇装,凸显出Beth在阳刚和阴柔间游走的可能性。而角色陈立婷在诉说自己的第一位中学时代的女友嫌弃她不够“man”,也质疑了对女同志T形象是否要完全复制主流异性恋关系中的阳刚性。最后,陈立婷受到现任女友艾莉的启发,而得出结论:“只有你自己才有资格定义你自己,这是让我快乐的真正关键”。

Advertisements

何男何女,何身何服?| 评《不男不女》

《不男不女》中的剧情设置扭转了T/婆的性别标签,让表面上具有男子气质的Beth承担起“孕妇”的责任,且换上了女性化的孕妇装,凸显出Beth在阳刚和阴柔间游走的可能性。而角色陈立婷在诉说自己的第一位中学时代的女友嫌弃她不够“man”,也质疑了对女同志T形象是否要完全复制主流异性恋关系中的阳刚性。最后,陈立婷受到现任女友艾莉的启发,而得出结论:“只有你自己才有资格定义你自己,这是让我快乐的真正关键”。

平淡无奇的反义词,是什么?| 评 《平淡无奇》

然而,当痛苦扭曲怪异被一一放大展示,用力的情绪欲望暴露无遗,隔阂感却并未消失。这一幕似乎是个警示,站在平淡无奇的日常背面,有时想发出用力的呐喊,渴望激烈的际遇注入勃勃生机,或许是徒劳无功的。这种“离奇”亦是难被消化的“无奇”。生活的常态是难以言喻又无比真诚的孤独。

平淡无奇的反义词,是什么?| 评 《平淡无奇》

然而,当痛苦扭曲怪异被一一放大展示,用力的情绪欲望暴露无遗,隔阂感却并未消失。这一幕似乎是个警示,站在平淡无奇的日常背面,有时想发出用力的呐喊,渴望激烈的际遇注入勃勃生机,或许是徒劳无功的。这种“离奇”亦是难被消化的“无奇”。生活的常态是难以言喻又无比真诚的孤独。

可否拉起灵魂的手? | 评 Chinatown Crossings

逛街的行人,以及看戏的我们,大家都在争取属于自己的空间 – “逛街的空间”和“看戏的空间”。几乎每时每刻大家都在用身体、脚步、眼神在“协商”,寻求一个大家可以共存的状态,或某种“融合”的状态。过马路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是一群观众与一名司机一辆车的协商,也是人流与车流(的重要性)之间的协商。

可否拉起灵魂的手? | 评 Chinatown Crossings

逛街的行人,以及看戏的我们,大家都在争取属于自己的空间 – “逛街的空间”和“看戏的空间”。几乎每时每刻大家都在用身体、脚步、眼神在“协商”,寻求一个大家可以共存的状态,或某种“融合”的状态。过马路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是一群观众与一名司机一辆车的协商,也是人流与车流(的重要性)之间的协商。

希特勒的框 | 评 Framed, by Adolf

历史感是刻意被淡化的,尤其在视觉上,整个舞台设计得非常“轻”,实体场景道具非常的少,只有一些线条极简的门框、桌椅等等家具,还有悬挂在台上的抽象装置设计。在叙事中需要出现欧洲老街道的时候也只以轻盈的影戏呈现。“希特勒”出现了一次,但只是以某人假扮的一个角色形象出现。

希特勒的框 | 评 Framed, by Adolf

历史感是刻意被淡化的,尤其在视觉上,整个舞台设计得非常“轻”,实体场景道具非常的少,只有一些线条极简的门框、桌椅等等家具,还有悬挂在台上的抽象装置设计。在叙事中需要出现欧洲老街道的时候也只以轻盈的影戏呈现。“希特勒”出现了一次,但只是以某人假扮的一个角色形象出现。

灭亡前的重温 | 评《大狗民》

《大狗民》的循环是把人转向毁灭。灯光设计所采用的色调或许已经暗示了这个“毁灭”,甚至是“末日”。在《灵戏》里营造地狱景象的紫色和蓝色灯光在《大狗民》中再次发挥相近的功能。故事虽然发生在阳间,但可以感觉到阴气不断渗透进来。还有瘦到好像可以看到骨头的白狗、简陋的屋内陈设,都在暗示一个灭亡的前夕。

灭亡前的重温 | 评《大狗民》

《大狗民》的循环是把人转向毁灭。灯光设计所采用的色调或许已经暗示了这个“毁灭”,甚至是“末日”。在《灵戏》里营造地狱景象的紫色和蓝色灯光在《大狗民》中再次发挥相近的功能。故事虽然发生在阳间,但可以感觉到阴气不断渗透进来。还有瘦到好像可以看到骨头的白狗、简陋的屋内陈设,都在暗示一个灭亡的前夕。

贱民的定义 | 评《贱民》Underclass

《贱民》剧的后半部提出了虚构和现实的概念,质疑我们看到的新加坡繁荣景象是现实还是虚构,在这繁荣景象背后也许还有人性挣扎及被扭曲。离开剧场时,我却在想,戏中许多弱势群体的描述多少接近真实,多少接近虚构呢?就像那部长接触欣怡,问她为什么要拾纸皮时,我们笑部长的无知,但我们又知道多少呢?

贱民的定义 | 评《贱民》Underclass

《贱民》剧的后半部提出了虚构和现实的概念,质疑我们看到的新加坡繁荣景象是现实还是虚构,在这繁荣景象背后也许还有人性挣扎及被扭曲。离开剧场时,我却在想,戏中许多弱势群体的描述多少接近真实,多少接近虚构呢?就像那部长接触欣怡,问她为什么要拾纸皮时,我们笑部长的无知,但我们又知道多少呢?

把自己变成怪物 | 评《1984》

“沉浸式体验”是很流行的手法,在近两千个座位的大剧院里创造出沉浸式的演出应该是让人佩服的一件事。在影视平台和虚拟实境越来越受欢迎的情况之下,剧场是否必须提供如此“深刻”的体验才能保持地位呢?但是,这样的剧场是否趋向于“独裁”?它用技术操弄观众的感受以达到控制。它强调自己的“大”,压制“渺小”的观众。观众的自我被逐渐消磨掉,只能接收剧场给予的感官刺激。

把自己变成怪物 | 评《1984》

“沉浸式体验”是很流行的手法,在近两千个座位的大剧院里创造出沉浸式的演出应该是让人佩服的一件事。在影视平台和虚拟实境越来越受欢迎的情况之下,剧场是否必须提供如此“深刻”的体验才能保持地位呢?但是,这样的剧场是否趋向于“独裁”?它用技术操弄观众的感受以达到控制。它强调自己的“大”,压制“渺小”的观众。观众的自我被逐渐消磨掉,只能接收剧场给予的感官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