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否拉起灵魂的手? | 评 Chinatown Crossings

逛街的行人,以及看戏的我们,大家都在争取属于自己的空间 – “逛街的空间”和“看戏的空间”。几乎每时每刻大家都在用身体、脚步、眼神在“协商”,寻求一个大家可以共存的状态,或某种“融合”的状态。过马路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是一群观众与一名司机一辆车的协商,也是人流与车流(的重要性)之间的协商。

Advertisements

可否拉起灵魂的手? | 评 Chinatown Crossings

逛街的行人,以及看戏的我们,大家都在争取属于自己的空间 – “逛街的空间”和“看戏的空间”。几乎每时每刻大家都在用身体、脚步、眼神在“协商”,寻求一个大家可以共存的状态,或某种“融合”的状态。过马路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是一群观众与一名司机一辆车的协商,也是人流与车流(的重要性)之间的协商。

希特勒的框 | 评 Framed, by Adolf

历史感是刻意被淡化的,尤其在视觉上,整个舞台设计得非常“轻”,实体场景道具非常的少,只有一些线条极简的门框、桌椅等等家具,还有悬挂在台上的抽象装置设计。在叙事中需要出现欧洲老街道的时候也只以轻盈的影戏呈现。“希特勒”出现了一次,但只是以某人假扮的一个角色形象出现。

希特勒的框 | 评 Framed, by Adolf

历史感是刻意被淡化的,尤其在视觉上,整个舞台设计得非常“轻”,实体场景道具非常的少,只有一些线条极简的门框、桌椅等等家具,还有悬挂在台上的抽象装置设计。在叙事中需要出现欧洲老街道的时候也只以轻盈的影戏呈现。“希特勒”出现了一次,但只是以某人假扮的一个角色形象出现。

灭亡前的重温 | 评《大狗民》

《大狗民》的循环是把人转向毁灭。灯光设计所采用的色调或许已经暗示了这个“毁灭”,甚至是“末日”。在《灵戏》里营造地狱景象的紫色和蓝色灯光在《大狗民》中再次发挥相近的功能。故事虽然发生在阳间,但可以感觉到阴气不断渗透进来。还有瘦到好像可以看到骨头的白狗、简陋的屋内陈设,都在暗示一个灭亡的前夕。

灭亡前的重温 | 评《大狗民》

《大狗民》的循环是把人转向毁灭。灯光设计所采用的色调或许已经暗示了这个“毁灭”,甚至是“末日”。在《灵戏》里营造地狱景象的紫色和蓝色灯光在《大狗民》中再次发挥相近的功能。故事虽然发生在阳间,但可以感觉到阴气不断渗透进来。还有瘦到好像可以看到骨头的白狗、简陋的屋内陈设,都在暗示一个灭亡的前夕。

贱民的定义 | 评《贱民》Underclass

《贱民》剧的后半部提出了虚构和现实的概念,质疑我们看到的新加坡繁荣景象是现实还是虚构,在这繁荣景象背后也许还有人性挣扎及被扭曲。离开剧场时,我却在想,戏中许多弱势群体的描述多少接近真实,多少接近虚构呢?就像那部长接触欣怡,问她为什么要拾纸皮时,我们笑部长的无知,但我们又知道多少呢?

贱民的定义 | 评《贱民》Underclass

《贱民》剧的后半部提出了虚构和现实的概念,质疑我们看到的新加坡繁荣景象是现实还是虚构,在这繁荣景象背后也许还有人性挣扎及被扭曲。离开剧场时,我却在想,戏中许多弱势群体的描述多少接近真实,多少接近虚构呢?就像那部长接触欣怡,问她为什么要拾纸皮时,我们笑部长的无知,但我们又知道多少呢?

把自己变成怪物 | 评《1984》

“沉浸式体验”是很流行的手法,在近两千个座位的大剧院里创造出沉浸式的演出应该是让人佩服的一件事。在影视平台和虚拟实境越来越受欢迎的情况之下,剧场是否必须提供如此“深刻”的体验才能保持地位呢?但是,这样的剧场是否趋向于“独裁”?它用技术操弄观众的感受以达到控制。它强调自己的“大”,压制“渺小”的观众。观众的自我被逐渐消磨掉,只能接收剧场给予的感官刺激。

把自己变成怪物 | 评《1984》

“沉浸式体验”是很流行的手法,在近两千个座位的大剧院里创造出沉浸式的演出应该是让人佩服的一件事。在影视平台和虚拟实境越来越受欢迎的情况之下,剧场是否必须提供如此“深刻”的体验才能保持地位呢?但是,这样的剧场是否趋向于“独裁”?它用技术操弄观众的感受以达到控制。它强调自己的“大”,压制“渺小”的观众。观众的自我被逐渐消磨掉,只能接收剧场给予的感官刺激。

在四马路的表面底下 | 评《四马路》

在缤纷有趣的外表之下,我发现《四马路》的整体空间结构是凌散的,故事与故事之间似乎没有特定剧情逻辑、时间顺序或空间上的连接。从实践剧场的黑箱剧场开始,穿过巷子,上楼,下楼,又上楼,下楼。我们的行走路线有往前,也有回头,还有交错。这些路线把四马路的空间划开成多个块状,似乎呈现着一种空间断裂的状态。

在四马路的表面底下 | 评《四马路》

在缤纷有趣的外表之下,我发现《四马路》的整体空间结构是凌散的,故事与故事之间似乎没有特定剧情逻辑、时间顺序或空间上的连接。从实践剧场的黑箱剧场开始,穿过巷子,上楼,下楼,又上楼,下楼。我们的行走路线有往前,也有回头,还有交错。这些路线把四马路的空间划开成多个块状,似乎呈现着一种空间断裂的状态。

我们从地下停车场开始 | 评《爱因与斯坦》

虽然我们被赋予很大的实体和想象的空间,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感觉到空间开始萎缩。当我发现能走的地方都差不多走完了,发现这个转角那根柱子都已经看过不止一次了,时间的推进开始挤压我的想象空间。最后大家都被时间和空间“推”回到原来的集合点,一切又好像归零了。此时大家渐渐散去。我们从一个集体被拆解成一个个的个体。

我们从地下停车场开始 | 评《爱因与斯坦》

虽然我们被赋予很大的实体和想象的空间,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感觉到空间开始萎缩。当我发现能走的地方都差不多走完了,发现这个转角那根柱子都已经看过不止一次了,时间的推进开始挤压我的想象空间。最后大家都被时间和空间“推”回到原来的集合点,一切又好像归零了。此时大家渐渐散去。我们从一个集体被拆解成一个个的个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