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身如镜 | 评《云门2》

云门2让舞者的身体成为了一面镜子,诚实又质朴地用身体回应着身边的世界。自然也好,社会万象也罢,没有什么是不能用肢体诉说的。在现代社会追求理性的压力之下,人们常常偏爱一种有序的,高效的,科学的表达方式。但很多时候,诉诸理性的语言反而容易导致误读,而诉诸感性的身体表达,却能更有温度地传递感动。

吾身如镜 | 评《云门2》

云门2让舞者的身体成为了一面镜子,诚实又质朴地用身体回应着身边的世界。自然也好,社会万象也罢,没有什么是不能用肢体诉说的。在现代社会追求理性的压力之下,人们常常偏爱一种有序的,高效的,科学的表达方式。但很多时候,诉诸理性的语言反而容易导致误读,而诉诸感性的身体表达,却能更有温度地传递感动。

意料之中的三十而立 | 评《暗恋桃花源》(30周年纪念版)

所有令人期待的碰撞都在意料中发生了,而且发生得那么精准,精准到像老陶跃过藤圈那样,是经过反复练习而生产出来的。这样的碰撞遵循着制定好的模式,失去了该有的火花。剧情里因为“出错”才造成那么精彩的干扰和碰撞的发生,在现实中我们却看不到任何出错的机会。

意料之中的三十而立 | 评《暗恋桃花源》(30周年纪念版)

所有令人期待的碰撞都在意料中发生了,而且发生得那么精准,精准到像老陶跃过藤圈那样,是经过反复练习而生产出来的。这样的碰撞遵循着制定好的模式,失去了该有的火花。剧情里因为“出错”才造成那么精彩的干扰和碰撞的发生,在现实中我们却看不到任何出错的机会。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如果有一件衣服是重要的 |评 Foreign Bodies

在欢乐的气氛中,表演者脱掉的不仅仅是外衣,更是一种对身体的羞耻感,以及被赋予在身体之上固化的价值观。当表演者与观众享受着身体,表达出对身体的骄傲和热爱,身体就反客为主地从被凝视的位置、被评判的客体这一权力关系的压制中解放出来。

如果有一件衣服是重要的 |评 Foreign Bodies

在欢乐的气氛中,表演者脱掉的不仅仅是外衣,更是一种对身体的羞耻感,以及被赋予在身体之上固化的价值观。当表演者与观众享受着身体,表达出对身体的骄傲和热爱,身体就反客为主地从被凝视的位置、被评判的客体这一权力关系的压制中解放出来。

红色与白色:欲望与困境 | 评Si Ti Kay

三位演员,都来自不同种族,华族、印度族、马来族。他们本来有着不同的肤色,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母语,和不同的性别。也许我一开始就应该注意到这些,这个演出让肤色、性别和族群的界限变得模糊。也许这三个人都是Si Ti Kay,也都不是。白色掩盖了每个人的特征、肤色和个性,而深层的红色,又显现了人类的本性——被欲望趋势,火热的内心。那皮肤本来的颜色呢?

红色与白色:欲望与困境 | 评Si Ti Kay

三位演员,都来自不同种族,华族、印度族、马来族。他们本来有着不同的肤色,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母语,和不同的性别。也许我一开始就应该注意到这些,这个演出让肤色、性别和族群的界限变得模糊。也许这三个人都是Si Ti Kay,也都不是。白色掩盖了每个人的特征、肤色和个性,而深层的红色,又显现了人类的本性——被欲望趋势,火热的内心。那皮肤本来的颜色呢?

离开王宫后… | 评 Cari Makan

那些消失的行业呢?那些被遗忘的文化呢?我想起这些悬而未决的问题。我应该要觉得遗憾,因为简单淳朴的乡村时代已过去了?还是我应该觉得庆幸,那些古老不科学的习俗已被我们抛弃?或者,我应该感到欣慰,我们随时都可以来到设备完善的场馆里体验一下已远离我们的文化?

离开王宫后… | 评 Cari Makan

那些消失的行业呢?那些被遗忘的文化呢?我想起这些悬而未决的问题。我应该要觉得遗憾,因为简单淳朴的乡村时代已过去了?还是我应该觉得庆幸,那些古老不科学的习俗已被我们抛弃?或者,我应该感到欣慰,我们随时都可以来到设备完善的场馆里体验一下已远离我们的文化?

剧场杀人事件:复盘 |评《BODY X:乡音》

其实完全复盘《BODY X:乡音》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观众,无法看到所有剧情,因此得到的信息与线索都是有限的。本格推理小说和推理节目中,读者和观众得到全部信息,从中形成自己的推理逻辑。《乡音》则充满了选择,选择跟随哪个演员,选择进入哪个空间,决定了观众能得到什么线索。患有选择恐惧症的观众,不得不强行自我治疗,否则游戏体验必然充满了慌乱和犹疑。

剧场杀人事件:复盘 |评《BODY X:乡音》

其实完全复盘《BODY X:乡音》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观众,无法看到所有剧情,因此得到的信息与线索都是有限的。本格推理小说和推理节目中,读者和观众得到全部信息,从中形成自己的推理逻辑。《乡音》则充满了选择,选择跟随哪个演员,选择进入哪个空间,决定了观众能得到什么线索。患有选择恐惧症的观众,不得不强行自我治疗,否则游戏体验必然充满了慌乱和犹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