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Haresh Sharma

贱民的定义 | 评《贱民》Underclass

《贱民》剧的后半部提出了虚构和现实的概念,质疑我们看到的新加坡繁荣景象是现实还是虚构,在这繁荣景象背后也许还有人性挣扎及被扭曲。离开剧场时,我却在想,戏中许多弱势群体的描述多少接近真实,多少接近虚构呢?就像那部长接触欣怡,问她为什么要拾纸皮时,我们笑部长的无知,但我们又知道多少呢?

Advertisements

贱民的定义 | 评《贱民》Underclass

《贱民》剧的后半部提出了虚构和现实的概念,质疑我们看到的新加坡繁荣景象是现实还是虚构,在这繁荣景象背后也许还有人性挣扎及被扭曲。离开剧场时,我却在想,戏中许多弱势群体的描述多少接近真实,多少接近虚构呢?就像那部长接触欣怡,问她为什么要拾纸皮时,我们笑部长的无知,但我们又知道多少呢?

发掘我们对未来的不安 | 评 Sanctuary 《圣域》

我喜欢这个戏的“脑洞”,去探讨一些很少在本地剧场会看到的东西,发挥了很大的想像力,也许代表了部分日本文化。必要剧场的实验元素,比如现场的配乐,也进一步塑造了这个诡异的科幻世界。而这些幻想不是没有来由的,它发掘的是我们对于现代世界的不安和不信任,科技与新媒体就像屋子里的大象,是重大却不易察觉的,需要一些具体的实例,来发现问题所在。

发掘我们对未来的不安 | 评 Sanctuary 《圣域》

我喜欢这个戏的“脑洞”,去探讨一些很少在本地剧场会看到的东西,发挥了很大的想像力,也许代表了部分日本文化。必要剧场的实验元素,比如现场的配乐,也进一步塑造了这个诡异的科幻世界。而这些幻想不是没有来由的,它发掘的是我们对于现代世界的不安和不信任,科技与新媒体就像屋子里的大象,是重大却不易察觉的,需要一些具体的实例,来发现问题所在。

真正庆祝的时候 | 评Those Who Can’t, Teach

随着剧情的推进,时空在不断地来回流动中,戏中的老师和学生被置放于这个旋转台上,好像在审判台上接受大家的一场又一场的盘问和判决。而更无情的是,老师和学生的生命在流动,身份也在改变,就像演了儿子又要演父亲、演了学生又要演老师的演员们,角色身份来回转换,但是,他们始终离不开这个旋转台,离不开整个制度永无止境的轮回。

真正庆祝的时候 | 评Those Who Can’t, Teach

随着剧情的推进,时空在不断地来回流动中,戏中的老师和学生被置放于这个旋转台上,好像在审判台上接受大家的一场又一场的盘问和判决。而更无情的是,老师和学生的生命在流动,身份也在改变,就像演了儿子又要演父亲、演了学生又要演老师的演员们,角色身份来回转换,但是,他们始终离不开这个旋转台,离不开整个制度永无止境的轮回。

房间里的大象 |评 Best Of (His Story)

每当Sani说到自己的祖父,说到自己从小接触的宗教观和家庭观,他便会铺开他的礼拜毯,以最自在的姿势为观众娓娓道来。这更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亲眼看到一个穆斯林男人的祷告,他在礼拜毯上将自己的彷徨交给他的信仰,真诚又祥和。于是这个“他人”,便由一个数据和刻板印象,变成了有血有肉的人。


房间里的大象 |评 Best Of (His Story)

每当Sani说到自己的祖父,说到自己从小接触的宗教观和家庭观,他便会铺开他的礼拜毯,以最自在的姿势为观众娓娓道来。这更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亲眼看到一个穆斯林男人的祷告,他在礼拜毯上将自己的彷徨交给他的信仰,真诚又祥和。于是这个“他人”,便由一个数据和刻板印象,变成了有血有肉的人。


什么塑造一个艺术家?| 评Ghost Writer

我想现代之确立,大概是始于一种自由表达的欲望和独立思考的需要,来对抗空虚的形式、陈腐的规则及其所产生的压迫。出于这种自由表达的意识,我们有了现代舞、现代剧场、和现代的种种。是什么塑造一个艺术家而非表演者?什么影响着他/她的创作和表达?她/他非凡的成绩是一种自我实现还是他人的杜撰?

什么塑造一个艺术家?| 评Ghost Writer

我想现代之确立,大概是始于一种自由表达的欲望和独立思考的需要,来对抗空虚的形式、陈腐的规则及其所产生的压迫。出于这种自由表达的意识,我们有了现代舞、现代剧场、和现代的种种。是什么塑造一个艺术家而非表演者?什么影响着他/她的创作和表达?她/他非凡的成绩是一种自我实现还是他人的杜撰?

当“好”老师没那么容易| 评Those Who Can’t, Teach

老师对学生说的话,目的在于鼓励学生,还是因为他们真的相信学生的潜力?而说这些话又会给学生带来什么影响?成功又是什么,而成功的方法就只有[用功读书]吗?

当“好”老师没那么容易| 评Those Who Can’t, Teach

老师对学生说的话,目的在于鼓励学生,还是因为他们真的相信学生的潜力?而说这些话又会给学生带来什么影响?成功又是什么,而成功的方法就只有[用功读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