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光头来辩论? | 评 Leakage(s) and Anticoagulants

剧评人:任骏之

演出:Leakage(s) and Anticoagulants

团体:跨文化戏剧学院 Intercultural Theatre Institute

日期:2017年9月9日

时间:下午3点

地点:戏剧中心黑箱剧场 Drama Centre Black Box

这部戏从一开始就很吸引眼球。昏暗的灯光,全黑的舞台地板、墙壁和背景。八个剃了光头的演员在这样的空间里非常夺目。舞台上方多了一层不知如何生出来的二楼表演区。经过各种传统表演艺术训练的演员们的独特并带有一点神秘感的肢体形态和节奏。甚至还有演员在现场徒手和用油漆卷筒作画。多种呈现方式合力塑造了这部戏的空间和气氛。眼前这番景象给我的讯息是:我们身在故事主角的脑中,这是他的思维空间。

视觉元素虽如此精彩,但似乎台词是更重要的内容,不然演出不会让人物有如此多语言的往来和较量。主角Raskolnikov的思想很特别,他自认是个与众不同、超凡的人,有权利为社会除掉没有用的人。他杀了人之后,为了这个举动的合理性,不断跟生活中身边的人辩论,脑中的思维空间也出现了多个不同的“自己”在互相辩论。

听了舞台上的演员滔滔不绝了两个小时后,我发现这里面包含着两个重要的问题:第一,超凡的人可不可以控制甚至惩罚平凡的人?第二,多严重的罪行要搭配多严厉的惩罚?这其实关系到社会制度、价值观、平等和人权等议题,但这部戏把问题浓缩在一个思想极端的Raskolnikov身上(和脑中)。这两个原本属于公共空间的问题,如今放在属于一个人的思维空间里讨论,还额外添加了“罪恶感”这个角度,原本已是很复杂的问题,现在变得更棘手了。

我认为剧组在剧场这个实体的空间里塑造非实体的思维空间是成功的。许多不同“材质”的元素,包括人的形体、传统表演艺术的动作、绘画、灯光与剪影、音效等等,营造了思维空间里有视觉、记忆与想象等等多重的画面,更有一种“超现实”的感觉。如此丰富的感官元素,创造了一个沉浸式的演出空间和观演体验。但这不是一个鼓励思考和讨论的空间。

是不是表演元素太丰富了,模糊了重点?对于问题的讨论,演出其实是有在做的,但似乎只发生在人物与人物之间,与我没有关系。他们的辩论其实很激烈,但看在我眼里和听在我耳里却显得力度薄弱。一直围绕在Raskolnikov身边的那几个脑中的“自己”,除了光头造型是一致的以外,各自都有不一样的个性和肢体风格,他们不断争夺自己主见的主导地位,虽然生动地表现了Raskolnikov脑中分裂的思绪,但效果却把整体辩论变得过于碎片化了。他们努力争取Raskolnikov的认同,却争取不到观众的注意和关切。演员们把台词都背得很熟,声调有力,感情投入,但就是传不到观众席里,可能是杂质太多的关系。所以我虽然深刻感受到Raskolnikov思绪凌乱的感觉,但没办法理清,因为辩论的逻辑也不清晰。问题被呈现出来了,可是一时之间还没有解决的机会。

对于这部戏的主题和那两个问题,剧组展现出“下定决心”的姿态,看那八个为了演出而剃光头的演员就可以感受到。但干净光亮的头并没有带来清晰的逻辑,反而在混乱中越钻越深,问题的答案依旧不明朗,如同台上演员进进出出的那个“出口”那样,始终昏暗不明。然后我发现观众离开剧场时的灯光,和进来时一样,也都是昏暗不明。


照片由Bernie Ng提供。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