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掘我们对未来的不安 | 评 Sanctuary 《圣域》

剧评人:黄素怀

演出:Sanctuary 圣域》

团体:The Necessary Stage and HANCHU-YUEI (必要剧场&范宙游泳)

日期:2017119

时间:晚上8

地点:The Necessary Stage Black Box

Sanctuary_078_small

《圣域》是一场跨国合作,由庆祝三十岁的新加坡必要剧场与日本新锐剧团范宙游泳,经过长达一年多的工作,磨练而成。它表现的是未来世界、新媒体,以及数据时代对人性的新一轮定义。

导演之一的山本卓卓,在其所创立的范宙游泳剧团理念中写到:在无论现实与虚构之中发觉普遍的问题。东京与新加坡,虽然都是高速发展的现代化城市,但从地理位置到语言文化上相去甚远,到底有多少共有的问题呢?两地创作者选择向前面看,不再拘泥于两座城市之间,而是更广阔多元的世界性问题——大数据时代的人类定义问题;无孔不入的信息统计下个人隐私的问题;在网络社交与网络政治下的情感问题等……这无疑是很令人感到好奇且激动的。

演出一开始的多媒体影像,就把人带入了一个新的虚拟现实世界——SPY,一个社交平台,虚拟实境。一个看似理想却被严密监控的空间——它给予无论人或机器同样存在的正当性和发声的渠道,却没有绝对的自由;虽然糅合了各种文化,各种思想,却无不例外的遭受压迫。这也许是我们的未来,或是现在……让我想到一些问题,一个人的小小意识究竟有多少价值?或者只是群体里的小分子,大数据的一环?那这意识是不是来自于人是否已经不重要了?

这是一个群戏,戏中每一个人物的存在,都携带着一个尖锐的问题,就好像一把利刃,提出自己的困惑。但这些利刃却因为用力过于平均,让我感觉反倒成了一个平面。无论从对白、情节、议题、日式推门一样舞台设计,都有一种面面俱到的效果。所以在最后作为观众我感觉有很多线索却又很难抓住些什么,不懂是不是创作者对于这个题材的确有太多东西要说。英国系列剧《黑镜》的导演曾说过:如果我们愚蠢,十分钟后就会是这样。《圣域》缺乏这种后果,一击即中的东西。

但是,在每一个场次上,却做到了不平均的平衡。比如表现Crocodile Ricky繁重的体力劳动时,让他一边独白一边拉着全部人前行,这是力量不平等的平衡。比如Tracy与清洁机器人MAC的对话中,饰演母亲的宝玲用另一种语言重复她的话,三人的对话有一种相互回响的平衡。当场上所有人都在吸引观众注意时,就感觉有点失衡了。

我喜欢这个戏的脑洞,去探讨一些很少在本地剧场会看到的东西,发挥了很大的想像力,也许代表了部分日本文化。必要剧场的实验元素,比如现场的配乐,也进一步塑造了这个诡异的科幻世界。而这些幻想不是没有来由的,它发掘的是我们对于现代世界的不安和不信任,科技与新媒体就像屋子里的大象,是重大却不易察觉的,需要一些具体的实例,来发现问题所在。日本记者德永京子认为包括山本卓卓在内的这一代青年剧场人,并没有像六七十年代地下戏剧那样,直接把政治主题引入戏剧,而是先把重大的问题揉软、揉碎,以容易消化的方式放入戏剧当中。这也许和必要剧场的一些作品有不谋而合之处,比如去年的《宣言》。

我非常期待有更多类似的作品,和类似的合作,让我们看到跨国或跨文化艺术家所碰撞出的火花。

 

Sanctuary_063_smallSanctuary_010_smallSanctuary_239_small

 


照片由Tuckys Photography提供。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