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欲望的交织,黑暗与慈悲的融合 | 评《鞭爱》 (投稿)

剧评人:朱文悦

演出:鞭爱

团体:TOY肥料厂 / 编导:吴文德(导演)、朱昕辰(编剧)

日期:2018年9月29日

时间:晚上9点30分

地点:NOWPlaying@17

《鞭爱》是由TOY肥料厂制作的一出18岁限制级成人戏剧作品,是一出环境戏剧,就是观众要跟着演员才能看完整场演出,也有一些沉浸式戏剧和残酷戏剧的特点在其中。该剧的导演是吴文德,编剧是朱昕辰,改编自中国作家陈希我先生的虐爱小说《我爱我妈》。

戏剧的场景设置是个处在地下色情场所的街区警局,那三个被认为是观众的女人突然上了房梁,她们饰演的是这地区的妓女,这巧妙的设置让观众与演员处于同一空间却不觉得突兀,仿佛观众也是案件故事中的一个旁观者。接着,观众被引导带到二楼,也就是警局办公室,开始了案件审讯。随着剧情发展,观众的观看视角也在变化,时而是警员,时而是居民,时而又在暗暗地偷窥着别人的家事或是梦境。有一幕,观众需要到窗口去看对面的窗户上演的梦境。这梦境是戏剧中的非写实场景的上演;对面窗户是戏剧,楼下餐馆却是现实,戏剧和现实相结合。楼下餐馆的食客会发现楼上的窗口怎么一下子涌了那么多人。在他们看来,观众们便是戏剧的一部分,现实成了戏剧的一部分。而在引导到三楼审讯厅时,观众又成了旁听人员。因此,在这部戏剧中,体验感最强的不仅是演员,也是观众。

作为警察的家豪(张文扬饰演),上层社会,英俊强壮,但他同时却有着和表面截然不同的的性无能,经历了一年的无性婚姻。痛苦的他同时把秘密埋藏起来,时常不敢回家,怕与妻子亲密,会让妻子发现这个秘密。但随着案件深入,他发现家皓这个残疾人竟然有着他没有的能力——性功能。对比性功能方面,家豪自己倒是一个残疾人了。而家皓(黄竞广饰演)是一个社会边缘性人物,无疑是一个让人可怜可叹可恨的底层人物,他和母亲乱伦,最后还亲手用鞭子将母亲打死。但是他代表着是一种底层人物无奈的恶的因果循环,他的贫穷导致他小儿麻痹时耽误了治疗,最终导致终生残疾,又因为残疾他依赖母亲且爱上母亲,开始不伦“畸恋”。但是,他到死都认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母亲的人,他一生都没法离开母亲,对于女性的欲望和窥伺也只有母亲这个对象。他不能接受法医解剖他母亲,他觉得只有自己才有权力看母亲的身体、碰母亲的身体。我认为,他是真的爱上了母亲,又不愿意母亲痛苦,在痛苦与痛快的双重压迫下结束了母亲的生命。王家豪王家皓两个人就像是一种对比,又像是一种相似(都是“残疾”),就像他们名字读音相似耐人寻味。

而淑珍(廖俪庭饰演)这个上层社会的女人和母亲(林慈暄饰演)这个底层人物又像是一种对比与相似。她们处在截然不同的社会环境,一个一年都没有经历过性,在漂亮的家里用尽各种方法勾引丈夫家豪,痛苦地以为丈夫再也不爱自己了;而另一个却时常在那个腐臭发酸的小屋子里面,无奈而痛苦地接受着与儿子的性爱。

在他们的身上都有着强烈的戏剧冲突,家豪和家皓一个是警察一个是嫌疑犯,本质是不同阶级上有着各自相同的“残疾”问题。家皓与母亲一个是儿子一个是母亲,却有了爱与性在其中,本质上是欲望感情与伦理道德的背离。而家豪和妻子有爱无性,本质是背后的心理问题。

梦境是人白天思想的无序体现,剧中出现了两次家豪的梦境。一次他梦到家皓和自己的妻子在做爱,另一次是家豪被妻子狠狠鞭打。我认为这梦境是因为家皓身体残疾而性功能健全,家豪虽然身体强壮却性无能而产生的一种自卑心理,导致他认为妻子会和家皓通奸而做的梦。但这又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戏剧给了观众一个机会去亲眼看到各种可能的临场真实呈现。

但同时,我也有一个大胆的设想,或许王家皓是王家豪假想出来的一个人格,也就是说,他们是同一个人的两个人格,家皓的人格残疾恋母却有强烈性渴望性需求,而家豪的人格缺失性能力,且他并不爱自己的妻子。而家豪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在心理和身体上正常的爱妻子,因此便产生家皓的人格和妻子做爱的梦境。梦见妻子鞭打家豪人格,可是他也怪自己伤害妻子,希望人格统一的一种愿想到了梦境中。这也很好的阐述了王家豪和王家皓的形似读音,甚至连姓氏都相同的原因。

为何在剧中家皓执行死刑之后家豪会恢复性能力?因为他受到冲击与刺激导致他恢复了性功能?家豪是受到刺激,而这种刺激是由家皓的生命换来的。从另一方面看,这是一种能量转化,家皓的死亡,底层人物的牺牲让上层人物感受到了情感的冲击,知道自己应该去面对问题从而解决了问题。面对越来越好的上层人物,底层人物似乎永远在做牺牲品,他们处于一种恶性循环中,被迫走着这样的道路。

该剧作大胆露骨同时又深刻,作者写了别人不敢写的东西,导演导了别人不敢导的东西,演员演了别人不敢演的东西,观众看了别人不敢看的东西。而这其中的不敢写不敢导不敢演不敢看却真实的呈现在眼前,必定会有“难受”的时刻,但也正因为这个“难受”,才会把让人把心撕开去看看里面的东西,其中的黑暗,让人心颤,但再往黑暗当中瞧一瞧,又会发现人性的慈悲。我们需要去思索那份黑暗与慈悲,才能更宽容的接受这个世界,接受自己。


剧照由Yeo Siak Ling提供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1. MingLin Guo

    第一个抢占沙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