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刘晓义

生而如水,逝而如水 |评《水是枯竭》(投稿)

还需要讨论生命的意义吗?打开窗户,看一看窗外,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生而如水,逝而如水。云影落花,皆随水去。我们,每个人,终将离开。活下去,直到枯竭。

生而如水,逝而如水 |评《水是枯竭》(投稿)

还需要讨论生命的意义吗?打开窗户,看一看窗外,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生而如水,逝而如水。云影落花,皆随水去。我们,每个人,终将离开。活下去,直到枯竭。

一桌二椅,规则之外 | 评《一桌二椅实验系列》(2015华文小剧场节特辑)

对创作者而言,一桌二椅如同命题作文,是灵感也是挑战。而对观众而言,在带来新鲜剧场体验的同时,也伴随着对理解作品的敬畏:我能看懂吗?我看懂了吗?三个作品似乎都传达了一个讯息:当一桌二椅成为唯一的规则,创作者与观众要做的,是学着放下规则。

一桌二椅,规则之外 | 评《一桌二椅实验系列》(2015华文小剧场节特辑)

对创作者而言,一桌二椅如同命题作文,是灵感也是挑战。而对观众而言,在带来新鲜剧场体验的同时,也伴随着对理解作品的敬畏:我能看懂吗?我看懂了吗?三个作品似乎都传达了一个讯息:当一桌二椅成为唯一的规则,创作者与观众要做的,是学着放下规则。

有人的地方才有江湖 | 评《天门决》

竹林、门派纷争、武功秘籍……如果你以为《天门决》只是一个普通的寻宝故事,那你就错了。剧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故事,每一个场景都不是偶然发生。我们无法从剧场表演中了解到每一个人的经历过往,但可以借助自己武侠小说的阅读体验去理解和感受这些人。

有人的地方才有江湖 | 评《天门决》

竹林、门派纷争、武功秘籍……如果你以为《天门决》只是一个普通的寻宝故事,那你就错了。剧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故事,每一个场景都不是偶然发生。我们无法从剧场表演中了解到每一个人的经历过往,但可以借助自己武侠小说的阅读体验去理解和感受这些人。

江湖之上,细水长流 | 评《天门决》

剧中,人人有地位个个有绝招,连最终走到南天门的石不穷,也不过是剑在手中而不得不做握剑之人。剧外,这个本地剧场难得一见的豪华阵容,令导演郭践红感受剧场的江湖豪情,大家切磋,一团和气。

江湖之上,细水长流 | 评《天门决》

剧中,人人有地位个个有绝招,连最终走到南天门的石不穷,也不过是剑在手中而不得不做握剑之人。剧外,这个本地剧场难得一见的豪华阵容,令导演郭践红感受剧场的江湖豪情,大家切磋,一团和气。

武俠文化V.S劇場藝術 | 評《天門決》

不禁就想,這場「天門決」的意義實在是非凡無比,它可說是一場新加坡華語劇場界的集大成製作,尤其是對50年來推動華語劇的實踐劇場,傳承中華文化的一次考核。更深入的來說,如果我們以武俠文化與劇場表演藝術的融合來說,這場戲無疑也是一場武術與劇場表演藝術的對決,再說的遠一點,這完全是實踐劇場企圖藉此取得「春秋」(《天門決》劇中)的兵/劇場法絕學,成為新加坡第一的盛會。

武俠文化V.S劇場藝術 | 評《天門決》

不禁就想,這場「天門決」的意義實在是非凡無比,它可說是一場新加坡華語劇場界的集大成製作,尤其是對50年來推動華語劇的實踐劇場,傳承中華文化的一次考核。更深入的來說,如果我們以武俠文化與劇場表演藝術的融合來說,這場戲無疑也是一場武術與劇場表演藝術的對決,再說的遠一點,這完全是實踐劇場企圖藉此取得「春秋」(《天門決》劇中)的兵/劇場法絕學,成為新加坡第一的盛會。

推理?是游戏,还是剧场? | 评 Body X

大家其实可清楚看见那些妆发是那么的“舞台”和不自然,那个场景谁都知道不是大宅而只是艺术之家,但是,大家并不因为“不够真”而无法投入。打从一开始,大家就知道,“我们是来玩游戏的”。这个创作者、表演者和参与者都知道的原则,让大家在这个游戏的环境中与故事互动,和演员共同完成案情进展与侦查的过程。

推理?是游戏,还是剧场? | 评 Body X

大家其实可清楚看见那些妆发是那么的“舞台”和不自然,那个场景谁都知道不是大宅而只是艺术之家,但是,大家并不因为“不够真”而无法投入。打从一开始,大家就知道,“我们是来玩游戏的”。这个创作者、表演者和参与者都知道的原则,让大家在这个游戏的环境中与故事互动,和演员共同完成案情进展与侦查的过程。

水往上流之重返生活 | 评《水往上流》

這個故事裡的每一份參與,燈光,音聲,舞台,和戲劇行動,都在劇場「量杯」裡,被劉曉義攪和在一起,他要這些身處於劇場空間裡的每一人,每一樣事物,陪他一起見證那攪和出來產生了「什麼」,而那個「什麼」就是他要質疑的事物。

水往上流之重返生活 | 评《水往上流》

這個故事裡的每一份參與,燈光,音聲,舞台,和戲劇行動,都在劇場「量杯」裡,被劉曉義攪和在一起,他要這些身處於劇場空間裡的每一人,每一樣事物,陪他一起見證那攪和出來產生了「什麼」,而那個「什麼」就是他要質疑的事物。

一场这个与那个的演出 | 评《水往上流》

创作团队以做决定时“要”和“不要”的二元关系为起点,延伸到演出里各种元素的设计,由浅入深地引导观众进入剧场里的世界,探索艺术工作者和观众自己内心曾经或依然存在的挣扎与坚持。

一场这个与那个的演出 | 评《水往上流》

创作团队以做决定时“要”和“不要”的二元关系为起点,延伸到演出里各种元素的设计,由浅入深地引导观众进入剧场里的世界,探索艺术工作者和观众自己内心曾经或依然存在的挣扎与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