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场里的一场民主体验 | 评Every Brilliant Thing

故事中的主角因母亲有自杀倾向,因此通过在纸条上写下生活中的每样精彩事物,让母亲重新感受生命的意义。以这个故事对照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我们的生命意义也就是由众多的brilliant thing组成的。以这个故事对照今天晚上的演出,这场戏的意义也就是由观众们组成的。

Advertisements

剧场里的一场民主体验 | 评Every Brilliant Thing

故事中的主角因母亲有自杀倾向,因此通过在纸条上写下生活中的每样精彩事物,让母亲重新感受生命的意义。以这个故事对照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我们的生命意义也就是由众多的brilliant thing组成的。以这个故事对照今天晚上的演出,这场戏的意义也就是由观众们组成的。

风格的紧箍咒 | 评《天下第一楼》

一方面,一个好的剧团应当探索出自己独有的风格。风格是相对稳定的艺术表现形式,是需要时间和作品来积累的。另一方面,艺术又往往是“不破不立”,只有不停推翻、挑战自己熟知的风格,才能拓展艺术的边界。

风格的紧箍咒 | 评《天下第一楼》

一方面,一个好的剧团应当探索出自己独有的风格。风格是相对稳定的艺术表现形式,是需要时间和作品来积累的。另一方面,艺术又往往是“不破不立”,只有不停推翻、挑战自己熟知的风格,才能拓展艺术的边界。

游戏中有乾坤|评《老九:音乐剧》

老九是个聪明机灵的少年,他有颗顽童式的心,向往孙悟空式的自由和无拘无束。他身上贪玩与幽默的特性成为老九对僵化价值判断的一种反叛。这种顽童式的性格与音乐剧的热闹狂欢气质正相得益彰。老九学掌中戏,是否将它作为艺术,是否为此奉献终生,并无定论。如果他只是想要玩乐,可以吗?他只是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可以吗?

游戏中有乾坤|评《老九:音乐剧》

老九是个聪明机灵的少年,他有颗顽童式的心,向往孙悟空式的自由和无拘无束。他身上贪玩与幽默的特性成为老九对僵化价值判断的一种反叛。这种顽童式的性格与音乐剧的热闹狂欢气质正相得益彰。老九学掌中戏,是否将它作为艺术,是否为此奉献终生,并无定论。如果他只是想要玩乐,可以吗?他只是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可以吗?

真正庆祝的时候 | 评Those Who Can’t, Teach

随着剧情的推进,时空在不断地来回流动中,戏中的老师和学生被置放于这个旋转台上,好像在审判台上接受大家的一场又一场的盘问和判决。而更无情的是,老师和学生的生命在流动,身份也在改变,就像演了儿子又要演父亲、演了学生又要演老师的演员们,角色身份来回转换,但是,他们始终离不开这个旋转台,离不开整个制度永无止境的轮回。

真正庆祝的时候 | 评Those Who Can’t, Teach

随着剧情的推进,时空在不断地来回流动中,戏中的老师和学生被置放于这个旋转台上,好像在审判台上接受大家的一场又一场的盘问和判决。而更无情的是,老师和学生的生命在流动,身份也在改变,就像演了儿子又要演父亲、演了学生又要演老师的演员们,角色身份来回转换,但是,他们始终离不开这个旋转台,离不开整个制度永无止境的轮回。

吾身如镜 | 评《云门2》

云门2让舞者的身体成为了一面镜子,诚实又质朴地用身体回应着身边的世界。自然也好,社会万象也罢,没有什么是不能用肢体诉说的。在现代社会追求理性的压力之下,人们常常偏爱一种有序的,高效的,科学的表达方式。但很多时候,诉诸理性的语言反而容易导致误读,而诉诸感性的身体表达,却能更有温度地传递感动。

吾身如镜 | 评《云门2》

云门2让舞者的身体成为了一面镜子,诚实又质朴地用身体回应着身边的世界。自然也好,社会万象也罢,没有什么是不能用肢体诉说的。在现代社会追求理性的压力之下,人们常常偏爱一种有序的,高效的,科学的表达方式。但很多时候,诉诸理性的语言反而容易导致误读,而诉诸感性的身体表达,却能更有温度地传递感动。

意料之中的三十而立 | 评《暗恋桃花源》(30周年纪念版)

所有令人期待的碰撞都在意料中发生了,而且发生得那么精准,精准到像老陶跃过藤圈那样,是经过反复练习而生产出来的。这样的碰撞遵循着制定好的模式,失去了该有的火花。剧情里因为“出错”才造成那么精彩的干扰和碰撞的发生,在现实中我们却看不到任何出错的机会。

意料之中的三十而立 | 评《暗恋桃花源》(30周年纪念版)

所有令人期待的碰撞都在意料中发生了,而且发生得那么精准,精准到像老陶跃过藤圈那样,是经过反复练习而生产出来的。这样的碰撞遵循着制定好的模式,失去了该有的火花。剧情里因为“出错”才造成那么精彩的干扰和碰撞的发生,在现实中我们却看不到任何出错的机会。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