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刘晓义

在岸上,也在海里 |评《四四八》

而《四四八》正是以近乎诗歌的方式,带领着观众开启自我对话。对我而言,这是一次身临其境才能体会的难忘体验。当我被邀请“打开帷幕”,对生命、对死亡、对爱情、对亲情的反思汹涌地将我淹没,身体与艺术中心的空间发生联结,精神却一再朝内心的黑暗孤独深入。正如《四四八》里所写,“回到岸上看着海中的自己。”我被真正地击中了。

Advertisements

在岸上,也在海里 |评《四四八》

而《四四八》正是以近乎诗歌的方式,带领着观众开启自我对话。对我而言,这是一次身临其境才能体会的难忘体验。当我被邀请“打开帷幕”,对生命、对死亡、对爱情、对亲情的反思汹涌地将我淹没,身体与艺术中心的空间发生联结,精神却一再朝内心的黑暗孤独深入。正如《四四八》里所写,“回到岸上看着海中的自己。”我被真正地击中了。

黑西装和宇宙里的光 | 评 Journey to Nowhere

它是走向未知的旅程,是对未知的探索。就像演员从右边的门进来,从左边的门出去;从过去的知识走来,往未来的未知走去。它是一股推动力,让大家聚集在这里,互相学习、切磋、合作、创作、对话。整个过程,已经是一种圆满。而这个过程,永远都是一个过程,它是没有明确的终点和成果的。成果是在过程中慢慢渗透出来的。

黑西装和宇宙里的光 | 评 Journey to Nowhere

它是走向未知的旅程,是对未知的探索。就像演员从右边的门进来,从左边的门出去;从过去的知识走来,往未来的未知走去。它是一股推动力,让大家聚集在这里,互相学习、切磋、合作、创作、对话。整个过程,已经是一种圆满。而这个过程,永远都是一个过程,它是没有明确的终点和成果的。成果是在过程中慢慢渗透出来的。

灭亡前的重温 | 评《大狗民》

《大狗民》的循环是把人转向毁灭。灯光设计所采用的色调或许已经暗示了这个“毁灭”,甚至是“末日”。在《灵戏》里营造地狱景象的紫色和蓝色灯光在《大狗民》中再次发挥相近的功能。故事虽然发生在阳间,但可以感觉到阴气不断渗透进来。还有瘦到好像可以看到骨头的白狗、简陋的屋内陈设,都在暗示一个灭亡的前夕。

灭亡前的重温 | 评《大狗民》

《大狗民》的循环是把人转向毁灭。灯光设计所采用的色调或许已经暗示了这个“毁灭”,甚至是“末日”。在《灵戏》里营造地狱景象的紫色和蓝色灯光在《大狗民》中再次发挥相近的功能。故事虽然发生在阳间,但可以感觉到阴气不断渗透进来。还有瘦到好像可以看到骨头的白狗、简陋的屋内陈设,都在暗示一个灭亡的前夕。

我们从地下停车场开始 | 评《爱因与斯坦》

虽然我们被赋予很大的实体和想象的空间,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感觉到空间开始萎缩。当我发现能走的地方都差不多走完了,发现这个转角那根柱子都已经看过不止一次了,时间的推进开始挤压我的想象空间。最后大家都被时间和空间“推”回到原来的集合点,一切又好像归零了。此时大家渐渐散去。我们从一个集体被拆解成一个个的个体。

我们从地下停车场开始 | 评《爱因与斯坦》

虽然我们被赋予很大的实体和想象的空间,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感觉到空间开始萎缩。当我发现能走的地方都差不多走完了,发现这个转角那根柱子都已经看过不止一次了,时间的推进开始挤压我的想象空间。最后大家都被时间和空间“推”回到原来的集合点,一切又好像归零了。此时大家渐渐散去。我们从一个集体被拆解成一个个的个体。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评《爱因与斯坦》

2017年,《爱因与斯坦》导演刘晓义独自走在滨海艺术中心的B2停车场,发现这个空间“异常压抑、极度孤独”;2018年,他在《给爱因斯坦的33个问题》中的第17题,问道:“当你感到孤独时,你怎么办?”2018年,致力于剧场实验的艺术家刘晓义问科学家爱因斯坦:“如果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那么这就不叫研究了对吗?”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评《爱因与斯坦》

2017年,《爱因与斯坦》导演刘晓义独自走在滨海艺术中心的B2停车场,发现这个空间“异常压抑、极度孤独”;2018年,他在《给爱因斯坦的33个问题》中的第17题,问道:“当你感到孤独时,你怎么办?”2018年,致力于剧场实验的艺术家刘晓义问科学家爱因斯坦:“如果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那么这就不叫研究了对吗?”

重塑国会的可能|评《一桌二椅演出》

这是一个可能的未来吗?我们的讨论空间会如何发展、将走向何方?真实的国会议事厅当然早就搬到隔壁的新建筑里了,但在那里,内部设计和结构基本上还是一样,依旧是“一分为二”的座位格局;议员党派比例还是差不多;民众依然是透过电视新闻节目观看国会议事厅里的部分讨论/辩论。我们是否期待社会里的讨论出现新的形式?

重塑国会的可能|评《一桌二椅演出》

这是一个可能的未来吗?我们的讨论空间会如何发展、将走向何方?真实的国会议事厅当然早就搬到隔壁的新建筑里了,但在那里,内部设计和结构基本上还是一样,依旧是“一分为二”的座位格局;议员党派比例还是差不多;民众依然是透过电视新闻节目观看国会议事厅里的部分讨论/辩论。我们是否期待社会里的讨论出现新的形式?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

大于冒犯,大于观众|评《冒犯观众》

《冒犯观众》的海报与场刊上,赫然写着,“你们不会看到一出戏”。绝对的否定句,否定大部分观众走进剧场最基本的期待,这句话本身构成一种冒犯吗?或者说,这是《冒犯观众》对观众的第一次挑战。在明知即将被“冒犯”的前提下,走入剧场,作为观众我们期待被挑战,被质疑,期待全新的剧场体验颠覆旧有的观看经验。